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7章 占堆平桑的身世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凭我知道,尔逻如今的形势不容乐观,不止我师父,就连一向在外征战,不问朝堂之事的多吉格列也有意谋权篡位!朝堂之上还有更多的人虎视眈眈地盯着王位,所以……”

“所以,你也是!你费尽心思跑到孜国,让人囚禁我,不就是想让我死在这里让克里图尼的奸计得逞吗?”

占堆平桑看向莫依朵娜分外冷淡的眼神中充满红色的血丝,发现她早已捏成拳状的双手微微颤抖。

他的声音不禁也多了几丝颤意,“不是……我根本就没有打算按照师父的要求进行,我本来是想让……”

莫依朵娜的目光盯向突然慌了神的占堆平桑。

“呵!这样说你也想做尔逻的王?”

占堆平桑正要反驳,后颈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痛,随后便陷入了昏迷。

杜文成看了一眼此时强忍着泪水的莫依朵娜,收回手中为数不多的迷针,问向莫怀安,“公子,他们该怎么处置?”

莫怀安转身将若兮打横抱起,留给他们一个背影,“这件事情绝对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等他们醒了再审。现在最重要的是医治中蛊的人!”

“是!”

杜文成大致扫了一眼站在客栈各处原地不动面色乌青的人,心底惊骇中蛊人数之多的同时,看到了低头小声啜泣的莫依朵娜,随后她就像是一朵枯萎、凋谢的花,毫无预兆地向后坠去。

杜文成惊呼道“公主!”

同时身体下意识地向前倾去接住了满脸泪痕昏过去的莫依朵娜。

“说吧!为什么突然不再杀我们?还有那些被你下蛊的人是怎么回事?”

昨夜,济世堂的大夫还没来得及诊治中蛊的人,他们就已经恢复了正常,通过询问他们全身上下并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对于夜里发生的事情也全不知情。

于是未到清晨,他们就赶忙叫醒了占堆平桑。

手脚被绑住蜷在角落里不能动的占堆平桑,倒是显得十分的无所谓,甚至还有一些惬意。

他抬眼瞥向莫怀安,“障眼法而已!我只是用笛声在极短的时间里减慢了他们的流血速度,让他们暂时缺氧。气血不通,也就出现了中毒的症状。”

莫怀安被占堆平桑的眼神盯地极不舒服,再一想若兮昨夜的遭遇。于是气不打一处来,提起占堆平桑的衣领,暴躁地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占堆平桑猛然一抖,显然是被莫怀安吓到了。本能地催动身上暗藏的蛊虫,却又在看到莫依朵娜后收回了蛊虫。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转向气色不好的莫依朵娜,担心地问道“师妹,听说你昨夜昏倒了,现在还好……”

杜文成蹙眉问道“你怎么知道公主昨天晚上昏倒了?!”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也是他寸步不离悉心照顾了莫依朵娜一整夜,所以占堆平桑又是从何得知莫依朵娜昏倒了。

随着众人投去疑惑的眼神,占堆平桑只是看着同样不语的莫依朵娜,沉默了半晌,他的神色变得温柔。

“师妹,你听我说,我是听师父的话没错,但是我是想假借师父的命令有意让你假死在孜国,这样他就会以为奸计得逞,在你父王面前露出狐狸尾巴。到时候我再带你回尔逻,杀他个措手不及!”

莫依朵娜的瞳孔逐渐放大,惊惧之后却陡然一笑,完全没有了当初的灵气。

莫怀安看向一脸讽刺的莫依朵娜,替她说道“公主是认为他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多此一举吧。”

站在一旁眉头深锁的若兮拉了拉莫怀安的衣袖,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啊?”

为什么他们说的,她都听不懂。

这时的占堆平桑摇头耐心解释道“不!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克里图尼有多谨慎,我从小就被他囚禁起来,当做那些渺小又可怕的蛊虫养。每天夜里我就得睡在那群虫子当中,就像是一只穷途末路的困兽,不是我吃了它们,就是它们每天每夜地折磨我。十年了!我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浑身上下全是毒,现在的我虽然不会被困在蛊虫里了,但是每当我闭上眼睛我的眼前就……”

占堆平桑越说越绝望,语气逐渐低沉,声音几尽哽咽。

在众人露出大骇的表情同时,占堆平桑突然猛地抬头,一张惨白的脸上青筋暴起,怒吼道“都是你们!是你们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克里图尼他好不容易相信我了!我努力了整整十年!十年啊!你们知道我这十年背负了什么吗?我不就是在八岁那年杀了个和我一样大嘲笑我的奴才吗,就被克里图尼抓到把柄,一困就是整整十年!”

“占……”

“师妹……”占堆平桑向前跪行了两步,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束缚他的绳子,双手抓住莫依朵娜。

杜文成正要阻止,莫依朵娜冲着他摇了摇头,一只手抚上占堆平桑的脸颊,目光变得柔和。

此时的占堆平桑就像是一个无助、绝望的孩子。

“你知道我这十年是怎么过的吗?我这双手……”

占堆平桑看向自己的双掌,一滴、两滴眼泪落在复杂的纹路上。

“十年……”他惨然一笑,“大概也有千百来人吧!可就算是这样克里图尼他也不相信我,在他的眼里我只不过是个杀人的工具。”

一直默不作声的莫怀安开口问道“所以这就是你要背叛他的理由?”

占堆平桑闻声嗤笑道“背叛?他不配!当我知道他要拿两国百姓的性命做赌注时,我就知道他的野心远远不止要当尔逻的王,我虽然只是个傀儡,但是也不至于丢了良心。还有,师妹,我真的……”

占堆平桑看向莫依朵娜,“我真的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了。如果那时我没有杀掉你的奴才,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吧。”

莫依朵娜透过衣着艳丽,面色苍白,骨子里透出一股阴柔之气的占堆平桑,仿佛看到了那个满脸稚气,总是爱笑又爱粘着她的师兄。

“原来是你杀了阿木……”

不知怎地,她的声音近乎哽咽。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