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五章眼缘还是三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她突然开口问道:“你呢,你期待这样的爱情吗?”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也许是不甘心,也许是想为自己多年的暗恋要一个答案吧。

顾时白“嗯”了一声,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算是给出了答案。

只是,这个世上本就没有如果,也没有所谓的后悔药,如果真有,那也只能存在于虚无缥缈的幻想之中,人总归要回归于现实,面对现实的。

沉默了一会儿,她又问:“上学那会,就听说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就没想过谈一场恋爱吗?”说不定也就不用羡慕他人了。

人一开始准备说一件与己无关或者刻意撇开自己的事情时,就会习惯性的用上“听说”,听别人说,听身边的人说,总之不是自己说的。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她不只是听说,她还亲眼看到过很多次女生向顾时白表白的场景,并非是她有意闯入,实在是眼前这个人太受女生欢迎了,就那么不巧的被自己撞见,你说巧不巧?

不知道是不是她问的有点儿唐突了,还是他没料到自己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他停顿了不到一分钟,才说话:“可能那时候没往这方面想吧,觉得学习才是当务之急,恋爱这种事应该离自己很遥远。”

原来那个时候,他压根没想过要找女朋友。

对于要不要问他是否记得下雨天送过一个女孩雨伞的事,她纠结了好长好长时间。

苏遇锦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说出心意,否则她无疑也会变成那些告白后被拒绝者的一个,说不定被有心者无意间撞见,成了同学之间茶余饭后八卦的对象。

她不想在学校里做个引人注意的人,所以她不参与同学间的八卦聊天,也从不拿成绩当作她炫耀的资本,图书馆、食堂、教室仿佛已经成了她三点一线的生活,她尽量让自己低调,低调到仿佛没有她这个人。就那样在不显眼的地方,默默地注视着那个身上会发光的少年,默默地追逐着他的背影。

这就是她一直以来坚持的理由。

说到这个话题,顾时白对她也有些好奇。

“你呢?像你这样长得好看成绩又好的女孩子,在学校应该很受男孩子的喜欢吧,该不会和我一样的想法啊。”

顾时白的话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对于这个猝不及防的问题,她还没想好一套合适的说辞,索性就理直气壮的应了他的猜想:“是啊,就跟你一样的想法。”

顾时白显然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他甚至刚刚在想对方会不会说“还没遇到喜欢的人”之类的话,又或者父母那会不允许早恋,想做个听父母话让父母省心的乖乖女,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

还真是不走寻常路的女孩。

他笑了笑,带着开玩笑的口吻说:“看样子,我们的文科才女在选男朋友方面,要求不低啊。”

这是说她眼光高了?

真相明明就不是这样子。

原本沉默冷静的苏遇锦,一反常态,有些赌气的说道:“没什么高不高的,缘分这个东西,有时候也是需要看眼缘的。”

所以,学校的女生入不了他的眼,也包括她自己,唯独对那个女孩看上了眼,是吧。

奇怪,好好的聊天,怎么感觉对方像是生气了,这画风转变的有些快,顾时白一时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想了想,试探性的问:“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话?”

“没有。”她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丢出一句,末了又继续道,“可能有些人看着无话不谈,并非就是适合的,关键在于彼此是否看对眼了。”

就好像我们一样,能说到一块去,却走不到一起。

她最善于伪装自己的情绪。

或者她应该学别的女孩,不开心就要说出来,有情绪就该发泄出来,不应该隐忍着不说,否则难受的只是自己,别人却毫不知情。

可她毕竟不是别人,她是她自己,苏遇锦。

在顾时白面前,她习惯于隐藏自己的真心。

只不过,顾时白虽然是个男的,但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女孩嘴上说没有,他多少还是能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他不是个爱管别人闲事的人,除非对方愿意说,他倒不介意做个倾听者,必要的时候帮其出谋划策。

女孩的沉默让他心里莫名的不适,他发现自己居然会去在意对方的感受。

他轻咳了两声,继续着刚刚的话题说:“其实怎么说呢,我觉得眼缘也并非是唯一标准,《易经》中说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有的人也许貌不惊人,也许才不出众,却让人处之舒服,想要与之亲近,这大概就是所说的人格魅力吧。”

苏遇锦听到这里,愣了一会儿,慢慢反应过来后,于是说道:“如果没有一开始的眼缘做铺垫,又怎么会有后来想去了解对方的冲动。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忠于人品,可见眼缘是提前,再说了,我也并非是个只注重外表,肤浅之人。”

她自认为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否则她这十一年来的暗恋和等待,又算什么呢?是不是可以当做一场笑话来看待?

顾时白有些苦笑不得,想着对方应该是曲解了自己的意思,他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要告诉对方感情贵在细水长流,贵在相知相惜,而并非说她是看重外表之人,不知道她怎么会这样想。

他丝毫没有不耐烦,温声解释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三观很重要。”

总之,就是能谈的来。

苏遇锦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和顾时白彼此也算是能够谈得来的,起码在一起不至于冷场,是不是也能理解为他们是适合的,无关眼缘。

苏遇锦轻轻闭上眼,不再说话。她觉得讨论下去也没有意思,结果已经摆在眼前了,自己还傻傻的跟对方纠结于到底是眼缘还是三观合拍重要,有这个必要吗。

顾时白以为她是累了,也就不再和她说话了。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