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0:转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百万,别开车,我还有东西放上去。”冯婉清大声喊道。前段时间病了一场,小女儿从小享受惯了,根本不会伺候人,大女儿和丈夫狠心没回来看她一眼,让她既后悔又怀恨在心,病好后变得更加尖酸刻薄。冯百万停下车,看见她身后的赵光磊手里提着好几只活鸡,眉头皱了起来:

“伯母,几位村长不是说了,不能带活物上船,你怎么还提着活鸡来?”冯婉清不满地瞪他一眼,

“三婶家那一群狗不是活物?它们能上轮船,我的鸡就能上。我外甥还有几个月就能吃辅食了,我还指望这几只母鸡下蛋给他吃呢。”转头对身后的女婿颐指气使道:

“还不快点提上去,早上饭白吃了吗?”赵光磊低头提起鸡,眼里闪过不耐和怨恨。

“对不起,三婶,我的车不装活物,你自己想办法吧。”冯百万一踩油门,大货车扬起一阵尘烟,开走了。冯婉清在后面跳脚大骂,赵光磊把鸡往地上一摔,解气地吐了口吐沫。

随后几天,几辆大货车开始运送煤炭和饮用水,客货轮上的杂货舱被塞满后,又在车库存放了部分物资。

白水岭曙光安全区。孔守信板着脸看着古训:

“你父亲来信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告诉我?现在胡广信得到消息比我们早,正在安排人造船,这件事一旦成真,他在民众中的微信更高,我诚心诚意把你们提拔上来,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古训苦着脸说道:

“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妻子因为和老爷子生气,把他的信扣住,没有告诉我。”

“你妻子真是个人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让孔守信高兴的事,胡广信打电话向上级汇报这事的时候,被训斥一通,说他道听途说,扰乱民心。呵呵,马屁拍到马腿上,活该。

安全区总部不相信胡广信的报告,但孔守信却信了七八分。他亲自请来原造船厂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命令全区所有木匠全力配合,打造十来条能承载100人左右的大木船。在工程师的指点下,把原厂房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轮船发动机都拉到安全区。

安全区的燃油存量不多,而总部早就停发,他和胡广信利用关系到总部磨了好几天,才磨来两桶油。每桶200l,直接被两人瓜分。为了油库里500l油的分配问题,孔守信和胡广信差点大打出手。最后投票决定,各自250l。

安全区老百姓都在东拼西凑找木料,请木匠打造小木船。他们知道,找不到燃油,只能打造手划木船,洪水来时起码可以保命。林老爷子躺在床上,知道自己大限将到。但他放不下小儿子,他知道自家没有燃油了,唠唠叨叨劝说他,打造一条手划的木船保命。

林顺卿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孔家和胡家都打造发动机轮船,他打造木船,逃跑时怎么跟得上?最好的办法就是能上孔家的船。他和古韵一家使劲浑身解数讨好巴结孔家,最终得到孔家的答复,在轮船上争得一席之地。

轮船打造好后,被放入安全区最大的白水湖中。孔守信和胡广信都安排自己的人留守在东屏村附近,时刻注意那里的动静。

双峰岭。天良一直绷着神经,时刻准备应战,然而一直没有任何动静。他的心没有平静,反而更加焦躁。以队长的能力只要想追踪,肯定能找到他,为什么没有找来?

“天良,这次她不会来,等到下次再交手,她会毫不留情。”龙念生看不得天良折磨自己。他也是在交战中见到胡芬妮和鲍有余时,才确定是张一粒在那里,村里普通村民,大都不知道张一粒几人的全名,更没人知道他们以前的经历,以至于让他误以为,他们几位只是权贵人家的富几代而已。

真正到了那里,看到那里的发展,联想到那天在商场门前,霍东升和张一粒两人亲亲热热的样子,他推断霍东升和他一样重生了。之所以确定张一粒没有重生,是因为他知道,如果张一粒重生,她绝不会原谅霍东升,更不会和他结婚。

“你这么了解我们队长?”

“我和她一起共事五六年,对她的了解不比你少。这一次她念在旧情上,绝不会追究。在她的字典里,背叛,没有第二次。”

“我没有背叛他们,我只是无法面对他们。可他们却忘了我,他们从来没有找过我。”天良暴躁地大喊大叫,继而抱头痛哭:“他们嘴里说不怪我,其实心里一直在怪我。他们去了‘惑鹰’家里,把他的家人接到身边,独独没有去找我,他们嘴里说的都是假的,假的!”

“阿良,经过那一战,你和他们已经成了敌我两个阵营,没必要再追究谁真谁假了。”龙念生毫不留情地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带着弟兄们出发到港口城市,登上那艘客轮。”

6月12日,霍元日感到身体关节游移疼痛,胃里反酸,心口发闷,这是极端气候即将来临的前兆,他忍不住问霍东升:

“你预见的地震可有具体时间?”霍东升摇摇头,

“只知道是6月中旬。”6月19日地震遍及全国,但具体是从哪里开始,各地地震是什么时间,没有人去关注这个问题。

“我预感就在这几天,老赵也注意到,这两天动物情绪反常,告诉村长,让村民全部转移到映月湖去。”接到村长通知后,一部分老人舍不得离开家,对住进漂泊的船上很是抗拒。八十多岁的王守福老人对着儿子一顿唠叨:

“水上像无根的浮萍,一个浪头就能把船掀翻。我不走了,我不想临老还去作水鬼。”还有的老人固执地说道:

“专家说的就一定准了?我看什么事都不会有。我就守在家里,哪也不去。”村长最后火了,对几位家主说道:“生死存亡的关头,你们自己考虑清楚,谁也不会强求你们。”后来,十几位老人被儿孙生拉硬拽抱进车里带走了。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