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1:地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程双喜领着妻女住进船里的第一天,许晴就不停呕吐,他以为妻子是晕水,领着她下船放松,正好碰见余百子夫妻也出来散步,黄敏看着许晴憔悴的样子,职业的敏感让她忍不住问道:

“你是不是有了?”伸手搭上许晴的手腕,“好像是怀孕了,不过月份太浅,我不能确定,你最好跟我到医务室,用试纸测试一下。”程双喜先是惊愕,然后忙不迭扶着妻子跟去医务室。试纸显示,许晴果真怀孕了。按照规定,她可以留在客货轮上,因为程慧慧和小木头玩得好,也被留在妈妈身边。程双喜喜极而泣,这下他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一个人欢欢喜喜住进自家船里。汪宇撇撇嘴,

“瞧他那傻样,嘴都咧到耳根了。”

“我也想咧到耳根,可惜你不能生。”王海慢悠悠说道。

“你嫌弃我?想对我始乱终弃?你个没良心的,想都别想。”汪宇扑向他,一阵抓挠,王海急忙抓住他的两手,低声说道:

“别闹,船翻了,想去喂王八?”

早上六点多,村民被木船强烈的摇晃惊醒,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就听见一阵阵轰隆声从四周传来,

“地震了,地震了,固阳县世贸大厦倒塌了!”早起的村民指着一个方向惊叫着。众人抬头看向固阳县的标志建筑,21层的世贸大厦,在一阵尘烟中只剩下残墙断壁,视线中,不断有高层楼房倾斜着轰然倒地,

“地面裂开了,快看,几寸宽的口子,好可怕!”客货轮上的村民站在甲板上,能看见更远处的景象。映月湖周围的凉亭塑像,树木花草像被看不见的怪物吞食一般,眨眼间倾斜倒塌,没入地下。

湖水开始不停翻涌,木船上下颠簸,左右摇晃起来,村民的注意力被拉回船上,紧张得拿起木浆,平衡自家的船只。

“船要翻了,救命啊——”一声尖叫,打破湖面紧绷的氛围,众人齐声看去,冯婉清在自家船上不停摇晃挣扎,本来就不稳的木船,被她摇晃地更加颠簸起来。村长的船正好离她不远,冯士友高声喊道:

“赵光磊,抓住她,别让她乱晃。”赵光磊扔下手里的木浆,刚想靠近她,冯婉清疯了似的跑向船头,几次脚下打滑,险险落水,她不停向客货轮的方向挥舞着双手,状若疯癫,

“三婶,三婶,你真那么狠心,见死不救吗?”

“那女人被吓破了胆,一心想上我们这艘船,信不信,木船不翻,她也会掉进湖里。”胡芬妮冷笑着说道。像是验证她的话,“噗通”一声,冯婉清掉进湖里,

“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她的嗓音很快被呛住,身子在水里不停扑腾。

“扔救生圈下去,让队员把她救回木船。”张一粒吩咐道。这样自私自利的女人,她不想在客货轮上见到她。李百合与父亲坐在木船里紧张地看着远处,看见客货轮上抛下救生圈,有人穿着救生衣游过去,父女俩悄悄松口气,急忙把船划向出事地点。冯婉清被两名护卫队员从湖水里架起来拖进救生圈,

“我不回木船,我要去轮船上,我女儿外甥都在上面。”冯婉清在救生圈里尖叫着。

“客货轮满员,不能超载,请赶紧回自家木船。”护卫队员很不耐烦,湖水不停翻涌,他们冒险下来,心里紧张得要命,这女人却拼死折腾,真是作死。

“我不信,你们骗人,你们就是不想让我上去。”无论她如何挣扎,两名护卫队员把她扔到木船上,警告道:

“再胡乱扑腾,翻船都没人救你。”赵光磊看着狼狈的冯婉清,眼里闪过嘲讽,

“妈,老实呆在船上吧,我都跟你说了,轮船上的人是定好数的。”

湖水翻腾地更加汹涌,村民们都紧张地顾着自家船只,再无精力看热闹。四周轰然倒塌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众人放眼看去,固阳县一片狼藉,没有一处完整的房子,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地面上好多地方都裂出二三十厘米的大口子,像怪兽咧开的嘴。

强烈的震动持续了几分钟,湖水渐渐平静下来,村民们提着的心慢慢恢复原位。

“多亏在湖里,要不然不是被砸死,就是被陷入地缝里。”冯百万盯着远处的县城,心有余悸地说道。

“湖里就安全了?刚刚好几条船差点翻掉,如果掉入湖水的旋涡里抢救都来不及。”村长瞪了儿子一眼。

“快看,湖水里有血,红色的血。”有人惊恐得喊叫起来。

“湖水里有怪物,肯定有怪物要吃人。”慌乱像急性传染病一般,在村民们中引起强烈的不安和骚动。张一粒和几位专家站在甲板上观看,赵立州仔细观察一阵后,拿过张一粒手中的喊话筒,大声对下面说道:

“村民们,不要惊慌,红色不是血,也不是怪物,它是湖底岩层的铁锰物质,因为地震裂缝翻涌出来导致的。你们看,那边的湖水不是出现了乳白色、黄白色?那是湖底岩层含钙的物质从裂缝溢出导致的。”

村民顺着赵专家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西北方向上,一大片乳白色、黄白色的湖水微微荡漾在湖面上。村民的心稍稍定下来。赵立州继续说道:

“刚刚的地震,我初步估算,不低于10级,这样罕见的大地震,肯定会引起海啸。我们这里离海五六百公里,极有可能被海啸波及。这艘轮船有很强的抗冲击能力,大家的船只最好不要离这里太远,”

赵立州的话刚落音,村民的船急速向客货轮划过来,有不少船只拥挤在一起,相互碰撞,互不相让,还有几户村民挥起木浆打起来。张一粒看见底下混乱的场面,立刻喊话道:

“各位村长立刻安排好各自村里的村民,发生打闹现象一律不在我们保护范围。”几位村长急忙带领各自村里的护卫队员划船过来维持秩序,疏通行船通道,

“大家的船只不要靠得太近,留出划动与转向的余地。”霍东升拿过张一粒手中的喊话筒,在甲板上代替她指挥,他舍不得她怀着孕,还要辛苦操劳。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