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77:爆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水湖曙光安全区,此刻这里一片汪洋。他们根据从东屏村得来的信息,提前两天住进木船中,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转移到船上,孔家和胡家各占用了五条大船。所有亲信和亲兵都上了船,还有一部分普通士兵上了手划木船。

当地震来临时,湖水剧烈震动,这里的动静比映月湖大多了,山体塌陷崩落的巨石,不停砸进湖水中,溅起的浪花掀翻十几条小船。翻船的居民在水中挣扎呼号,士兵们因为没有救生衣和救生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船翻过来,把几家人救上船。

众人还没有从地震的惊恐中恢复过来,海啸怒吼着席卷而来。摧枯拉朽的气势把垮塌的山石和树木,夹杂在浪头中冲进湖水,一多半的小船被掀翻,两条大船被灌水沉入湖水。其中一条船是孔家的粮食船,另一条是胡家的亲信船。

孔守信等人坐在木船上,不断指挥人下水捞取粮食。这条船装了孔家几乎三分之二的粮食,如果沉入水底,他们以后的日子就难熬了。孔家的亲兵亲信会水的都下到湖里,去抢救粮食。

胡家落水的亲信因为木船太大,无法翻转过来,纷纷游向其他几条船,几条船上的人都担心超载,拒绝接受水里的人上船。一时间水里沸反盈天,叫骂声、海浪声和惊叫声交织成一幅乱象图画。

张一粒睡了一上午的觉,起来后没见霍东升,她松口气,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出去走一圈。她从特等舱下到一层,听见沃夫的叫声,她不由拐向轮船那处工具房改成的犬舍。

自从知道她怀孕后,霍东升就不许沃夫接近她,说是怕沃夫身上的细菌感染她。张一粒觉得他有些神经过敏,沃夫自从得到空间水滋养,智力相当于五六岁的孩童,身上比有些人还要干净,哪里能感染到她。

来到犬舍时,她看到杨怡情和白玉成正争论着什么,他们之间保持三四米的距离。杨怡情冰冷戒备地盯着神情激动的白玉成,语气坚定地说道:

“我自己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干涉。”白玉成面紧握着双手,神情紧张地看着她,

“现在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我必须过问。”张一粒站在门口进退不得,她心里很乐意这两人结成一对,但她也知道杨怡情对男人的心结一时很难解开。杨怡情一眼看见正准备走开的张一粒,目光立刻从冷漠转为热烈,

“米妹,你过来看沃夫吗?”

“没有打扰你们吧?我好几天没看见它,心里放心不下。”沃夫在笼子里幽怨地看着她,显然很不满意目前的待遇。张一粒走进来打开笼子,放它出来,伸手抚摸着它顺滑的毛发。

“委屈你了,小家伙。”杨怡情的目光一直热烈地追随着她,

“米妹,听说你有了宝宝,恭喜你。”

“谢谢。”张一粒一双眼睛笑成弯月,虽然宝宝来得太突然,但丝毫不影响她做母亲的期盼和幸福。白玉成眼神由明亮转为暗淡,同样是孕妇,为什么这个女人不能像老板一样期盼自己的孩子?

杨怡情眼角余光看见对面转角处的男人身影,紧走几步转身站到张一粒身边,对白玉成亲热地说道:

“阿成,快过来看看沃夫,几天不见,它是不是瘦了?”白玉成吃惊地抬眼看向她,杨怡情眼神威胁地看着他,他低下头轻声说道:

“老板,沃夫没有瘦,它的食物都是按照您的配方配制的。”张一粒抬头看他一眼,以为他怕自己责怪他没有养护好沃夫,于是语气柔和地安慰道:

“你不用紧张,我知道你很喜欢沃夫,肯定不会委屈它。”她转脸看向杨怡情,

“你也喜欢沃夫?”

“当然,经常听白玉成说起你和沃夫的事,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杨怡情微微侧头,看着近在咫尺白皙柔和的脸庞,想把她拉到身边藏起来的念头再次升起,原本做戏的凤目中闪着痴迷的光芒。

站在门口的霍东升,听见熟悉的嗓音唤出“阿成”时,就如魔音入耳,嫉鬼入心,眼见着那个贼心不死的女人又缠上米粒,心里的妒火直冲脑门,

“你这个妖女,离她远点!”他暴怒的声音充满杀意,那女人眼中的痴迷和以前的自己何其相似,他绝不允许她再靠近米粒。

他上前几步,没等张一粒反应过来,就拉住杨怡情拖出屋子,沿着走廊一路飞奔,通感经过他的手臂强烈地传递到杨怡情的大脑,调出她心里最可怕的意象,

“啊——”杨怡情痛苦地喊叫起来,压抑在心里最深处的肮脏画面,如电影快进镜头似的,一张张闪现,让她生不如死恶心欲呕。而那张带给她希望和救赎的笑脸,一点点变得冷漠、疏远,

“不,不要,不要离开我。”她疯狂踢打着霍东升,汹涌的意念反弹出去,霍东升吃惊地看着眼前面孔扭曲的女人,他竟然夺不走她头脑中的痴念!

“不要伤害她,她、她有了身孕。”白玉成紧跟着追了出去,张一粒在霍东升抓住杨怡情的瞬间,就跟着冲出屋子。嗜杀情绪下的霍东升速度太快,她竟然追不上他。

“霍东升,放开她,不要伤害她。”她的维护,激起霍东升心里更大的愤怒,很快拐过走廊来到甲板,外面大雨还在哗哗下着,甲板上空无一人,

“霍东升,不要——”,“噗通”一声,杨怡情被扔入湖水中,张一粒吃惊地看着两眼猩红的霍东升,他竟然把一个孕妇扔进湖水里?

“张指挥,要不要下去救人?”在甲板值日的护卫队员不知如何是好,霍东升的脾气喜怒无常,队员们都很怕他。

“赶紧下去救她!”

“谁也不许救她!”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张一粒看着不知所措的队员,转身就要跳入湖水中,她不能让怀孕的杨怡情泡在湖水中,霍东升的过错她必须补救。

“不许你下去!”霍东升的眼睛更加猩红,紧紧拉住张一粒的手。她竟然要下水救她,她是不是移情别恋,要抛弃他?他必须杀了那个贱女人,一定要杀了她!

“你连我也要杀?”张一粒被他眼中浓浓的杀意惊住,她到底嫁了个什么样的男人?难道真像杨怡情所说,要后悔嫁给他?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