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孕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门外传来一阵隐隐的谈话声,然后就没了动静。

顾之惜被吵醒也没了再睡下去的心思,干脆起身冲了个澡,然后懒洋洋的窝在床上玩着手机,先刷了下新闻,看到莫莹和王泽徐挂在头条也是被愣住了。

《莫女神小徐爷深夜‘血洗’商场,疯狂采购婴儿用品,疑是坐实恋情,已怀胎三个月,究竟是因戏生情还是另有原因?》

这条新闻也算是劲爆了,那些娱记们也是什么都敢写,这种污蔑人的新闻就不怕被当事人告上法庭。

顾之惜连着给他们打了电话,机械的女音统一的提示着已经关机。

大概是一大早记者们把他们的手机打爆了,所以吓得关机了吧!

她微微点头这么想着。

算了,等到了欧洲再和他们联系吧!

说到欧洲,昨天她梦到了阿佑,一觉醒来心里空落落的感觉真是不太好。

于是她拿起手机打给席连佑,电话里嘟嘟的声音还是没人接。

然后她突然想起欧洲那边的时差,立马垂首顿足的暗骂了一声,“真实一孕傻三年”。

这还没刚适应孕妇这个身份呢,怎么傻气就那么快适应了呢?

门外顾泽亲自来敲门,动作很小声。

“惜惜,快起来吃饭,你现在不再是一个人了,就算你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营养,不知道张妈做的早餐对不对你的胃口,会不会感觉到不舒服。”

他在得知顾之惜把门反锁了以后,像是认定了她耍性子般,婆口舌心的好言相劝。

“我知道了,换好衣服就会下去的!”

顾之惜隔着门板淡淡的道,她没有必要任性啊,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也毕竟需要面对任性的对象也不是他了。

她从衣橱里挑出一件宽松版的长裙套在身上,薅着头发对着镜子左右审视了一番,一头海藻般厚重的头发似乎不适合出现在炎热的夏天嘛,索性绾成了麻花辫,披在肩上。

下了楼,一眼望见了带着心事重重的顾泽坐在餐厅里,面前摆着各式各样的餐点。

鞋子踩在阶梯上的磨蹭声勾回了他的思绪,迎着光缓缓的抬头看着她。

一眼深情万年。

顾之惜冷清清的垂下双眼,浓密的睫羽映在眼窝显出淡淡的阴影。

她是真的不会在意了。

“我听说孕妇早晨会有孕吐,早餐的时候我没让张妈做特别油腻的食物,又觉得应该要补充点营养,最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于是让张妈都做了点。”

顾泽眼睛一刻都没从她身上挪开的看着她慢慢的走过来,拉开餐椅,温静的坐在他对面。

那边张妈已经端上一碗手擀面摆在她面前,她轻轻的拍了拍围裙,微笑道。

“小姐,你看这些早餐里面哪道比较对你的胃口。”

“不用了张妈,我没事,我现在很好暂时没有你说的那个症状。”

最后一句话她是看着顾泽说的。

“那小姐赶快吃吧,少爷因为一直在等你都还没吃饭呢!”

张妈只知道顾之惜怀孕了,至于孩子是谁的她无从得知,但是她和顾泽的关系好像闹的更僵了。

“好!”顾之惜应了一声,安安静静的捧着面条,一根一根挑剔的吃。

张妈望着顾之惜终于吃饭了,顾泽也动起了筷子,欣慰的呼了一口气,感觉整个早上都没白忙活。

“唉,少爷和小姐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去国外呢?s市多好啊?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张妈偷偷的抹着眼角,昨天才从顾泽的口里得知今天他们要走的消息,总归是伺候了十年的主人,突然要远走他乡,心里忽地装满了惆怅。

“别挂念,我们以后会回来的!”

顾之惜顿住捏着筷子的手,席连佑说过有一天会再回s市的话重现在她脑海里,她抿着嘴安慰道。

“真的啊?”

“嗯,会的,用不了太久我们会回来的!”

顾泽冷不丁的插了一句,淡淡的回答。

“那太好了!”

张妈双手并拢在一起,只顾着欣喜没注意顾之惜略显古怪的脸色,道。

“张妈,辛苦了一早上,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先去休息吧!”

张妈应着没有立即离开,杵在厨房里刷洗厨具。

“惜惜是不想去欧洲还是不想再回来?没关系,你说出来我都会满足你。”

顾泽坐在她对面,很容易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他不高兴顾之惜那种反应,就好像认定了她在那一瞬间,脑子里出现了席连佑似的。

所以他很嫉妒,想疯。

顾之惜不打算搭理他,因为她有自己的打算,专心埋头吃着味道不错的面,却又是心不在焉的。

碗里有一颗张妈为她打的荷包蛋,她一时没注意,扒进嘴里也没发觉,最后因为孕妇对蛋腥味的敏感,顾之惜吐了。

这是她第一次吐,从未觉得呕吐是件这么难受的事,吐到连肚子里的水都没了。

顾泽冷着脸蹲在她身旁替她端着水杯,凝着她难受的样子,淡淡的嗤笑。

“张妈,你再去做。”

“哎哎”

张妈内心有愧,实在是因为她忘记了,应道忙转身进了厨房。

“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吃……”

顾之惜抚着胸口,眉头深锁,杏眸里毫无光彩,摆手虚弱的道。

“去做,做到小姐能吃为止。”

顾泽陌生的嗓音无理道。

“顾泽,你要强人所难吗?我不想吃,也没有胃口。”

顾之惜的心情已经跌到极致了。

“呵呵你还真是行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欧洲真正的目的,想去见席连佑是不是,想去见我那个大哥是不是?见了他又能怎么样?我对你难道不好吗?他现在能给你什么?你不知道今天是他和明安夏确定最终婚期的日子吗?

之前的订婚仪式不过就像玩游戏过家家一样,听说当时主人公都没有出现,不过这一次就不同了,席家老爷子可是刻意为了两人的婚期而要挟着席连佑回去的。”

顾泽拍着胸脯赤着眼,迫使着她与他对视。

这个病态样子的顾泽不在她的认识中,不过顾之惜还是记在心里面了。

阿佑怎么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呢?

“晚宴会定在晚上九点,我们这个时候飞过去兴许能赶得上。”

从s市飞到欧洲差不多十个小时左右,顾泽不可能不会有飞机的,如果飞机飞的够快些的话,也许能……

“很想去对不对?想去就按着我的要求去做,兴许我会高兴了,立马带你去见他。”

顾泽盯着顾之惜苍白的小脸,淡淡的提出一个建议。

“你真的是……”变了。

顾之惜最终没有吐出最后两个字,及时吞进肚子里,语调平缓不带波澜。

是滴答不停息的时间促使着人变得,这般不同。

她不用太矫情的埋怨他变了,本身的变化自己也感受的到,所以她也没有资格说谁变了。

“哈哈~我确实是变了,从前的顾泽每天生活在恐惧里,太让我压抑了,所以现在以及将来才是真正的顾泽。”

不用猜也知道她会说什么,顾泽毫无掩饰的淡淡道。

“或许吧,从未了解过的顾泽,你有什么要求。”

“放心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想关心你,关心你的孩子,所以就算想吐也要吃完早餐,时间有限,别耽搁太久,不然就算有私人火箭也没办法那么快赶到欧洲。”

顾泽伸着手,盯着腕表上显示的时间,事不关己的道。

顾之惜单手扒在餐桌上,带有疑惑的目光望着他,想从他的脸上读懂一些原因。

“快点吧,耽误时间,饭也会凉的。”

顾泽神情寡淡的道。

她狠狠的咬着唇,眸子深刻的幽深起来,站起来重新坐在餐椅上。

欧洲。

一座宛如宫殿的城堡里。

“大少爷,明示集团的明二小姐前来找您。”

佣人微微的颔首,姿势十分标准的轻声向正卧在单人沙发里,怀里抱着一只纯正英短的蓝猫,长眸轻眯,相貌俊美的男人道。

“哦?父亲是不是唤明小姐去了他那?”

男人不紧不慢的顺着英短身上的毛,好像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佣人头颅更弯了些,恭敬的回答。

“是的少爷,老爷一早便唤了明二小姐去了他那,不过这会她还在门外等着……”

“既然是父亲请来的人,那我更没有理由拒之千里了。”

男人冷漠的朝佣人扫了一眼,唇角扯了扯弧度,嗓音也透着格外的淡漠。

“是。”

佣人退出去,过了一会儿,一位长相甜美,活泼可爱的小女生在佣人的带领下进了欧式繁琐装饰的客厅内。

佣人朝俊美的男人行了礼识趣的关门离开了。

“席哥哥,呜呜~我好想你啊!一大早就被伯父叫过来,我都还没有吃饭呢!”

精致过分的明安夏撇着嘴角,哭唧唧的走到他跟前,委屈的哭诉道。

席连佑含着笑也不搭话,如果更深一层的去了解他嘴边的角度,会发现,那是一抹虚伪的笑容。

来的人都不是他想见的,所以他没必要保持着好心情。

明安夏的自我调节能力也是好,瞅见了乖乖趴在他怀里的小乖,兴奋的像是天真无邪的孩子。

“哇!是小乖,没想到席哥哥把它也带来了可以让我抱回家几天吗?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惜惜姐也带回来呢?”

席连佑垂着眸,轻轻拍了拍小乖的屁股,示意它可以离开了。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