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 到达欧洲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乖不满的哼唧了一声,漂亮干净的琥珀色眼睛拟人似的从明安夏那鄙夷过,好像潜意识是在控诉着不悦。

“喵~”

愚蠢的女人,你还朕的天然肉枕。

小乖迈着优雅的步伐,从一侧走开了。

明安夏不高兴的坐到席连佑的身边,“席哥哥,小乖都不喜欢我。”

“动物不是没有脾气,和它计较做什么。”

席连佑嗓音清淡淡的,意味里透着‘你惹小乖不高兴了,它不想看到你。’

“那小乖喜欢谁呢?”明安夏望着他矜贵淡漠俊美的侧脸入了神,随后换了一张面孔,眼瞳里挂着不易察觉的阴凉。

“不用席哥哥说我也知道,喜欢的是惜惜姐吧,无论是你还是小乖。”明安夏慢悠悠的从他的脸上移开视线,吃醋的意味十足,“喜欢她什么呢?她又有什么好?喜欢她装纯的样子吗?我也会,而且做得肯定要比她好!”

“明小姐,你特地来找我就是为了说两句闲话吗?”

席连佑隐匿着发笑的嘴角,淡淡的开腔。

“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应该不会到了席哥哥叫我一声明小姐的地步,难道来找我的未婚夫还需要理由吗?”

她的语气强调在未婚夫上面,好似她不这么说,就没有人知道一般。

席连佑起身,垂头袖口被轻轻挽起,动作斯条慢理的如镜头前的慢动作,优雅诱惑到了极致。

半响没有接话,明安夏皱着眉心抬首望着他期待着他的回答。

“嗯?明小姐还真的以为我会把父亲的话当做违背不了的命令?”

席连佑语速慢慢,字字诛心。

“不可能,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可是我们挑选婚期的日子,席哥哥难道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后悔吗?席伯父是不可能原谅你的。”

明安夏很清楚席靖华强硬的手腕,就算席连佑是他最钟爱的儿子又能改变多少?

她生在类似于这种环境的家庭里,早已明白联姻的事有多重要,可她担忧的望着席连佑神色悠闲的俊脸,心里多一点的竟然是不让他受到伤害。

忽地她想起了什么,敛起眉头,“席哥哥想打算采用狸猫换太子的戏码,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席伯父已经知晓惜惜姐的存在,席哥哥那么做,相反的会伤害到惜惜姐。”

“明小姐,这是我的事情,多谢你的提醒。”

席连佑淡漠的眉眼居高临下的凝着挡在他面前的明安夏,淡淡的道。

随即,绕开她。

“我看明小姐很喜欢这里,不如你留下来多观赏观赏。”

“席哥哥,难道你不好奇席伯父找我的原因?”

“对不起我好像不好奇的样子。”

席连佑没有停住脚步,大有什么都与他无关的样子。

明安夏见他一点都不紧张,压根不是她内心涌出来的反应,情急之下连忙问道。

“席伯父谈到了惜惜姐,关于惜惜姐的你难道不想听吗?他想伤害惜惜姐,你也不在意?”

“我在意,所以请明小姐别在出现我面前,说不准哪天会伤害到你。”

席连佑漠漠的回头口吻极淡。

“沐婼晴是被席哥哥藏起来的吗?对待曾经喜欢过的女人还真是残忍,清纯无比的惜惜姐若是知道席哥哥是怎样的冷血冷酷,她还会一如既往的喜欢你吗?兴许惜惜姐现在早已经和顾泽重归于好了也说不定呢?”

明安夏凄冷的说道,一张精致的如洋娃娃的脸此时正受着黑暗的吞噬,仿佛下一秒就会彻底黑化。

她嘴里这么诅咒着,正如她心底就是这样盼望的。

“说完了?可以走了吗?”

席连佑眸前一闪而过的是不悦,他不希望在他面前听到任何关于顾泽的事情,明明知道那是些子虚乌有的事,他还是没忍住不高兴了。

明安夏慌张的跑上前,装出一副乖巧惹人怜的模样,只敢攥着他的衣角,带着哭腔。

“席哥哥,今天顾及席明两家的名声,别让婚宴搞砸了行吗?就当是我求你了?”

“嗯?”席连佑吃笑,弯起的嘴角迷了她的眼,墨眸垂下,接着道。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究竟什么才算砸。”

席连佑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随即转身离开了,留下呆在原地陷入思考的明安夏。

........................

顾之惜和顾泽乘坐着飞往欧洲的私人飞机,一路上顾之惜躺在机舱的小床上,昏昏沉沉的,很想熟睡偏偏进不到最深层的梦乡。

下了飞机,早早的有人在机场等着,顾之惜的脑海里装着满满的席连佑,这会只想更快些的见到他,连微微发软的双腿也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硬撑着她。

白天的风很大,带着淡淡的凉,她穿的还是早上的那件白色长裙,蓬松的麻花辫垂在胸前,长裙衣角随风扬起,凝着天空中被乌云遮住些的太阳,眉头锁的深,这才恍然大悟的在心底责备起自己又犯傻的事实。

s市和欧洲是有时差的,为什么已经记起的一件事还是会忘记呢?

顾泽拿了件长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替她披上。

“阴天,有点冷,多加件衣服。”

“是不是看我像个傻瓜一样,让你很开心?”

顾之惜冷笑道,牵扯到眼角都泛起了泪光,见她为了早点见到阿佑,拼命的往肚子里塞食物,吐了吃吃了吐,最后终于勉强完成了他的任务,心惊胆战的来到欧洲,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好像在嘲讽她是个傻子。

“惜惜我骗了你所以我向你道歉,不过我也是真的很希望你多吃点东西,你现在太瘦了知道吗?”

顾泽的那声道歉像极了随口一说,丝毫不见诚意,脸上又带着心安理得,说是为了她好。

顾之惜绷着脸和嘴没有说话,听到顾泽又道。

“是席家的人想见你,我猜你一定不会想见。”

“既然猜到了我不想见,为什么还骗我呢?”

顾泽显然还没准备好怎么去面对他的亲生父亲,直呼他是席家的人。

“我知道你是因为这个而不高兴的,刚才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不过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回家一起和他用午餐,然后我带你去挑礼服,今天怎么说也是席连佑的婚宴,输人也不能输阵啊。”

顾泽有凭有据的替她顺起了思绪。

他讲的是有道理,如果真急急忙忙的跑到大厅里去闹,那岂不是要被当成要饭的了。

不过她挺不喜欢顾泽最后的一句话,什么叫输人不输阵?能别乱说话吗?

在没有找到席连佑情况下,她走哪一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安全一点她还是继续跟着顾泽吧。

他们人中不是有席连佑那边的线人吗?那他肯定也知道知道的,那既然线人是知道的,那是不是代表他也知道如今她踏在欧洲的土地上。

那他应该会找机会来见她才对。

坐在多长的劳斯莱斯里,宽大舒适的空间果然很有格调,顾之惜对着玻璃上反射出的身影简单的整了整衣服,喝了几口顾泽递过来的柠檬水,然后安静的等着。

“少爷,小姐到了,请下车。”

车门被人从外打开,来人是顾之惜见到的那位席管家,稍稍弯腰恭敬的道,身后还跟了两排鞠躬四十五度的佣人。

顾之惜起先还挺不适应的,顾泽先行下车后,伸出一只手绅士的向她应邀。

顾之惜碍着那么多人的面,微微的把指尖搭在他掌心,后被他紧紧握住。

“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请随我一同前去……”

席管家的话还没说完,一阵枪声毫无准备的响起。

“保护好少爷小姐。”

顾之惜只看到离她最近的轮胎被一枪打爆了,瞬间镇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顾泽塞进了车子里,漆黑的墨眸充斥着无尽的恐惧和无助。

“别怕,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顾泽牵着她的手,拧着眉心安慰道。

面对突如其来的突袭,警惕性高的保镖早已迅速的做好了应对准备,拔起腰间的枪。

藏在车子里的顾之惜瞌着眼,似乎能听到子弹摩擦空气的声音,

又过了几分钟,有人敲窗告诉他们安全了,于是他们在一众保镖的保护下送到了院子里。

席管家一时很抱歉的道,“对不起,是老奴办事不周,害少爷和顾小姐差点有了生命危险。”

顾之惜之前一直不喜欢他的,不过他怎么说也是位长辈,她只有苍白着脸客气的道。

“这事和你们也没有关系,可能就是这边乱了一些。”

没经历过肯定是不相信的,拿枪的人竟然嚣张到白天打死人。

席管家淡淡的笑着,弯腰鞠躬又道。

“顾小姐我向之前粗鲁的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这样可使不得啊,您再怎么说都是长辈,刚开始可能是方式没用对吧,受人吩咐不得不办。”

面相很重要,刚好席管家的面相不是顾之惜感觉到善的那种,漂亮的客套话谁都会说,所以就算再不喜欢他也要做到不讨厌他。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