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章 凶手交给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席管家眯着细眸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一个黄毛丫头的暗讽他岂是不知道的?

“老爷就在客厅等着少爷和顾小姐呢,快请吧!”

顾之惜还算礼貌的对着他微微颔首,跟在顾泽身后正式踏进了属于席家的世界。

别墅很大,比起西城别墅的那栋要大上很多,室内的装饰以及家具摆设偏欧式,家具又好像是特别珍贵的沉香木,整个空间里散着淡淡的香味。

席家二老爷子,席靖林。

之前顾之惜在网络上搜索过,不过当时她看到网上的介绍,各种褒义词,故而脸色垮了,索性退出来。

网络上的东西,她还打算信?怕不是傻子吧!

客厅内空间很大,一抬头弧形的屋顶涂抹着纹路,恍惚的像是别有洞天的天空,垂挂着很大很长的吊灯,因着外面阴天的缘故,客厅里的光线发暗。

席靖林坐在靠落地窗的单人沙发上,透过玻璃射进来的光线撒在他周身,静静的烘托出他身为长辈的和善。

顾之惜打量了一眼便不再多看,微微的低头跟在顾泽的身侧。

她不确定席靖林是不是已经知道他们出现在他距离不到两米的地方,如果他知道,怎么还是慢吞吞品着面前的茶。

如果不知道,那她肯定不会先说出客套的话的。

“席先生,有什么话请直说。”

顾泽看不下去,蹙着眉开门见山的道。

席靖林端正的端着紫砂杯,淡淡的吹了吹,这才不动声色,口气里却带着种种不满。

“称呼你的亲生父亲为席先生?我儿,你们现在站的地方可是欧洲席家,说话行事不明白小心谨慎吗?”

好在客厅里没有外人在,殊不知以为深家大院里,应该是戒备森严,客厅里至少要站一打的保镖的吗?

“我姓顾,不姓席。”

顾泽不以为然,深眸冷清清的望着他,回答的坦坦荡荡。

“放肆!”

一只名贵的紫砂杯就这样砸在他们面前,顾泽手疾眼快的将顾之惜护在身后,这才没有让她受到伤害,不过他的胳膊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刚刚在门口,那一番枪战已经吓得顾之惜惊魂未定,如今又遇上看着那么令人胆怯的长辈。

她真的好想回家!

“不管你姓的谁的姓,终究是我们席家的子孙,跟着那个女人能有什么出息,以后祖籍还是要入到我们席家二房这的。”

席靖林起了身,双手背在身后,精神抖擞的犀眸望了顾泽流血的伤口,语气依旧。

顾泽一言不发,浑身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气息,引得藏在他身侧的顾之惜浑身不自在。

“身后的那位大概就是惜惜了!”

突然被他点了名,顾之惜从头到脚一激灵,不得不从顾泽的身侧挪到他前面,脸色带着尬尬的笑。

太受宠若惊了,连他的语气都变得和蔼可亲了。

“席伯伯,您好!”

打完招呼她突然察觉,顾婧阑她是叫奶奶的,那席靖林的伯伯之称是不是差了辈分。

席靖林好似能识别出她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冷冰冰的脸上融起了温意,笑道。

“不要在意那么多,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谢谢……”

席靖林对她的态度,没让顾之惜感觉到初来席家的平静,有的只是心乱如麻。

她对上席靖林犀利温凉的眼神,那一刻她好像感觉到他薄薄的外衣下,半点不容人的残冷。

别墅的大门被人推开,顾之惜认得,是刚刚在大门外的保镖,他这会走进来是有什么事情要禀告吗?

“老爷,凶手已经找到了!”

他恭恭敬敬的垂着头,行礼的姿势标准,像极了古代时拜见皇帝的那种规矩。

顾之惜漫漫的在心底猜测,凶手?是刚刚拿枪的那个吗?

“嗯~”

席靖林轻吐出一个字,对于司空见惯的行为,他看起来似乎更像是发生了一件小丑跳梁的把戏,在他眼里根本不足为患。

“老爷怎么处置?”

保镖又问。

“阿泽,这件事交给你去处理。”

席靖林一边倾着紫砂壶往杯里倒茶,清脆的声音甚是悦耳,连头也没抬说道。

顾泽眉头锁的更深,薄唇轻启。

“我不会,没做过这种事。”

保镖暗自抬起头朝他望了一眼,神色复杂,随后收回视线等待着席靖林的吩咐。

席靖林悠闲的抿了口茶,“谁都会有第一次,别告诉我s市上流人群里有多良善,都是披着人皮的衣冠禽兽,你去做会有人教你,以后发生的这种事也要你亲自去做。”

顾之惜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直白的骂自己,她被吓得只能绷着嘴,小心的呼吸着。

“凭什么让我去做?我不想。”

顾泽的语气更浅薄,直截了当的道。

“不去?不想?不愿意?那女人教出的儿子也就这么窝囊了?身为席家的子孙,你怎么有胆说出这种话?知不知道?不练就一身金刚不败之身,没有我的保护你很难活过明天!”

席靖林显然是被气到了,扔下茶杯,脚底生风的走到他面前,犹如古井无波的眼瞳死死的盯着他。

“是吗?既然我母亲教出的儿子是窝囊废就别怀那么大的希望,不然到头来会受伤的人不会是我,再不然你再去找你那些流浪在外的私生子啊,为什么非找上我?”

顾泽冷言冷语的讽刺着,如今促就他变成这幅模样的人是谁?从小生活在私生子的阴影下,父亲叫什么是谁都不知道,他们凭什么以为塞给他一个机会他就死命的抱住。

如果不是在那种环境下生长出来的人,又怎么会演变成现在的他那么痛恨曾经的他呢?

“呵呵”

席靖林没走料到当着外人的面,他的儿子居然一点情面都不给他留。

都是他可恨的大哥,竟然对他们二房产生了那么大的怨恨,偷偷的杀光了他养在外面的儿子,他说铁了心要让他赶尽杀绝。

阿泽是他捏在最后的棋子,他的重要性还真是无以伦比的。

“我儿,别忘了当时我们交换的条件,惜惜那么聪明漂亮的孩子我也不忍心伤害……”

席靖林的话没说透,一点便通,顾泽眸子折射出凌冽的眸光,席靖林知道有用,脸色算是缓和回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

“去吧,你是我最骄傲的孩子,安心去吧,惜惜留在这里,我还有一些话和她谈谈。”

席靖林说让顾之惜独自一人留下来陪他,她的心尖打颤,真的挺害怕的。

顾泽答应了,转身对她说道。

“惜惜,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我很快就回来。”

事到如今顾之惜也说不出来什么了,只能微微点头同意了。

好像她同不同意,席靖林就是有办法让他同意的。

算了,以后他顶多算是她二叔,是亲戚关系,真正成为一家人的人可不是他们。

既然这样,她还有多少可恐惧的。

“我有那么害怕?惜惜你说。”

席靖林前半句是对顾泽说的,后面的一句是问的顾之惜。

“还好啦,并不害怕啊。”

顾之惜慌忙的摇摇头,摆手。看起来颇为狗腿。

“我先去了。”顾泽向她道了别,随着保镖走出了客厅。

“既然我不害怕,顾小姐为什么还离我那么远?”

席靖林淡淡的抬眸问道。

“哈~这就好了。”

顾之惜一股寒颤,迸在胸膛里,连忙坐在他的对面,如三好学生的模样坐在那不说话。

突然从惜惜到顾小姐的称呼,看似相隔了几亿光年,其实不过区区的几秒钟,可顾之惜胆小,顶撞他的话,她望不是想找死。

“席伯伯,您有要问的就直言不讳,我一定竭尽所能告诉您我知道的。”

“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会下象棋吗?”

席靖林还是淡淡的喝茶,目光随手一扔落在她眼中。

“我会那么一点点,不过真的不厉害?”

顾之惜开始做缩头乌龟,脑袋快要塞进肚子里了,她真的是个很低调的人啊,为什么见到一个就问,她会不会下象棋?

难不成她长了一张会下象棋的脸,还是说就因为长了一张中国人的脸。

席靖林看起来有点意外。

最终两人转战到了棋盘上,顾之惜的棋艺真的不精,只是反应的比常人快,比平常人多了点小聪明,才会被人说是好。

不过她出手快,稳定性不好,自然也不会联想到下几步棋的布局,偏偏席靖林根本没想让过她,和她下棋好像在和高手对弈一般。

一边喝茶,一边认真的思考。

对手闲在的模样和她提心吊胆的成比例,就连鼻头和额头冒出的汗也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

“听说,你和老大家阿佑走的很近。”

席靖林怎么会知道席连佑和她的关系,不过另一方想,了解他这样的情况,只能再简单不过的吧!

“我之前受过阿佑的帮助,所以一回生二回啊,时间长了就和他挺熟悉的了,不过最近我们已经很久都没再见过面打过电话了。”

这句话顾之惜倒是没有说谎,她玩手机的时间都有限制,更别说是打电话聊天了。”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