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 天降婚约,一眼万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不嫁,我死都不嫁,要嫁你自己嫁!”

陶夭夭气炸了,她才二十,爹爹竟然要她嫁给一个三十岁的老男人,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为了这件事,她和最疼爱自己的爹爹冷战了一个月,不过貌似一点效果都没有,老头子铁了心逼她嫁。

“妞,现在我是不是要提前给你封红包了。”肖雨打趣。

“滚,我才不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她恋爱都没有谈过,还要嫁给一个老男人,糟不糟心?

肖雨轻笑,“纪少可是一个美男子,你不是颜控吗,换我我都嫁了。”

“那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你。”陶夭夭白了她一眼,一门心思想解除婚约,“听说今晚纪景轩也过来是不是?”

看她露出小狐狸般的狡黠,肖雨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你想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想准备一点见面礼给我那位……未婚夫而已。”

第二天,纪景轩的火爆丑闻震惊了整个景都,陶夭夭看着刊登在报纸头条上“纪少夜嫖牛郎”的大字笑得前俯后仰。

这会儿他应该无暇顾及什么联姻了。

陶夭夭伸了伸懒腰,心情极度舒适,未曾想一个女人冲了上来给她一嘴巴子。

她捂着脸,火辣辣的刺痛,眼圈都红了,“霍泠泠,你疯了,竟然敢打我!”

谁给她的胆子!

“打你是作为长辈教训你,你看看你做的好事,陶家都快被你整垮了。”霍泠泠拿起报纸甩在她的脸上,涂满脂粉的脸都扭曲了。

“什么意思?”她的心咯噔了一下。

霍泠泠冷笑嘲讽,“什么意思?因为你的任性,纪家已经对陶氏下手了,你等着以后吃咸菜好了,还想养尊处优做大小姐?”

陶夭夭脸色煞白,难怪她给爹爹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一个都没接,原来是出事了。

云天国际大厦。

“纪总,陶小姐来了,说要见你。”金秘书等待回应,额头不觉蒙了细汗。

“不见。”

男人高大宽阔的背影屹立在巨幅窗前,虽背对着,那浑然天成的震慑力把金秘书魂都吓没了。

“怎么,我说的话没听见?”

“听……听见了,我马上把她轰走。”

金秘书还没等出门,桃夭夭便闯了进来。

“纪景轩你个缩头乌龟,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一人做事一人当,有本事冲我来,别为难我爹爹!”

她不傻,纪景轩下手这么狠,肯定是知道了她算计他的事情。

小肚鸡肠的男人。

“谁给你的胆子在这大呼小叫。”男人凝眉不悦,转过脸一瞬不顺盯着陶夭夭。

就凭她刚刚说的话,他可以马上让陶氏死无葬生之地。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是来讲道理……”

讲……道理的……

她抬眸,一张俊美立体的五官闯入她的视野,陶夭夭随即傻掉了,心狠狠一震动,迅速改口,“我哪里有……分明是你手下的人太凶,不给我上来。”

男人将近一米八的个子,一身黑色的西装衬着他伟岸的身躯颀长而挺拔,刀削般的俊颜竟然比女人还要白皙。

他那双深邃冰冷的眸子往她轻轻一扫,陶夭夭的魂都被勾走了。

我靠,好帅一男的啊,怎么办,她突然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小心脏了。

纪景轩冷嗤,“讲道理,你算计我的时候可没手软。”

现在倒在他面前卖乖了?

陶夭夭看着他,毫不避讳咽了咽口水,“这都是误会……”

“再怎么说我们两家以后都是亲戚,你生气我道歉还不行吗?”她咬着唇,羞怯的样子透着一股子灵气和狡黠,看他是越看越欣喜。

如果嫁给他,好像也没有多坏的样子。

她的目光透着灼热,纪景轩狠狠蹙眉,“谁和你是亲戚?”

“我们有婚约,以后当然是一家了,纪少爷不会是故意如此……想解除婚约吧?”陶夭夭笑似如狐。

“难道你想嫁给我?”纪景轩反问,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纪少怎知我不愿?”陶夭夭浅笑,直勾勾盯他,“之前我是很抵触的,不过现在嘛……”

“嫁给我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而且你也别指望我会放了陶氏。”

“没关系啊,反正我改变主意了,反正嫁谁都要嫁,纪爷爷的好意我怎么能不领情。

“你威胁我?”

“不不不,我哪里敢啊,我只是想告诉纪少这桩买卖不会亏。”

她都打听清楚了,这桩婚事是纪老爷爷亲自定下的,纪景轩在纪家位置如此特殊,少了老爷子的助力,恐怕以后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送客!”纪景轩抬眸,嘴角扬起一丝弧度摆了摆手。

伴随着的便是陶夭夭泼妇般的咒骂,越来越远,没错,她是被四个大汉“送”出去的。

当天晚上,肖雨被某人拽到了酒吧喝酒,前几天还死活不嫁,今天非嫁人家不可,陶夭夭算是再一次刷新了肖雨的世界观。

“他非要解除婚约,还拿收购公司来威胁我,怎么办?”陶夭夭叹气。

和纪景轩的第一回合算是败了。

“急什么,他最多发发牢骚,到最后还不得乖乖娶你进纪家的门。”肖雨出于善意安慰她。

呃……希望如此。

正当两个人聊的投入,口哨声,叫喊声连成一片,放眼望去,慕秋雪正被一群男人围着起哄。

陶夭夭起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气势瞬间上身。

“哎,我说,那人可不简单啊,我认识他,上次和朋友吃饭见过一次,他是景都西街这片最有名的龙头,道上的人们都叫他彪爷!这人可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一会有话好好说!”肖雨紧随其后,小声介绍着对面的来头。

“我管他是彪爷还是彪孙,欺负秋雪不行,你忘了,我们是三剑客!为民除害!”

这是她们上大学时候的口号,如今还天天挂在嘴边。

“识相的把人给我放了,要不然以后别想出来混。”没等肖雨在开口,她气势如虹的声音如雷贯耳。

“哟呵,这娘们口气不小,彪爷的事儿你也敢管?有点意思。”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