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 承认她的身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肖雨拉住她的手,低声道,“别冲动,有话好好说,这个时候不宜惹事。”

“彪爷,她是我的朋友,给我一个面子,以后总有合作的机会。”说罢肖雨递给彪爷一张名片。

他扫了一眼,直接扔在了地上,不屑道,“区区一个肖氏集团,有什么合作机会。来人,都绑了带走。”

“瞎了你的狗眼竟然敢动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陶夭夭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我可是纪景轩的未婚妻,你动我一根头发,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纪少?”彪爷抬头,上下打量着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没错,识相的赶紧放人,要不然你们都等死好了。”

彪爷捏着陶夭夭的脸,随即一巴掌甩了上去,轻啐,“你少胡说八道,纪少威名远播,什么时候有的未婚妻?何况就凭你这样的能入的了纪少的法眼?爷相中你那是你的福分,别不识抬举!”

“我刚刚没听错的是…….你看上了这个女人。”纪景轩不知什么时候到的,一双黑眸犀利如利剑。

他怎么来了!

彪爷惶恐,快速抽手干笑,恭恭敬敬低眉顺眼讨好,“纪……纪少,您怎么来了?不是,我……我这是教训一下一些不长眼的,这个女人冒充您的未婚妻……”

“哦?冒充?你说的?”纪景轩语速刚好,声音中透着威严的震慑力。

“呃,这个……”彪爷蒙了,刚刚那句话的意思,难道是说……这个小丫头片子真是他的未婚妻?!

“你怎么才来,我都被他们欺负了!”她挣脱束缚后捂着脸跑到了纪景轩的跟前,挺直了腰板恶狠狠指着彪爷,“就他,刚刚动手打我!”

纪景轩眸光落在她微肿的脸上,声线降下一个度,震慑力十足,“哪只手?”

“纪……纪少,这都是误会,我不是故意的。”

彪爷吓到腿软,眼巴巴恳求陶夭夭,“少夫人,我错了,真的错了……”

“我说哪只手。”他再一次询问,俨然已经耗费了最后一丝耐心。

“纪少,我错了。不牢您费心,我该死!”彪爷说完自己狠狠的抽耳光。

“咱不和小人一般见识,让他自己跪地抽十分钟,走吧。”陶夭夭说完便挽着纪景轩离开,完全不理会目瞪口呆的慕秋雪和肖雨,果然见色忘友的家伙!

纪景轩带她驱车而至,陶夭夭刚要和他说一声谢谢,这才发现不对劲。

“你要带我去哪里?”这条路不是回家的。

难道,他要带她回……他家?

我的天,会不会发展得太快了,陶夭夭激动得捂脸。

不理会某人的花痴,纪景轩扔了一份文件,淡淡扫视她,“把这份文件签了。”

“什么东西?”

她翻开第一页,视线落在偌大的“婚前同居合约”这几个大字上,陶夭夭眉开眼笑,却不急着动笔。

“怎么,不愿意签?”纪景轩冷声质问。

“当然愿意了,只是纪少变脸这么快,我有点不适应。”她还以为他要死缠烂打一阵子才能让他点头。

她突然凑近,红唇微勾,“难道纪少爱上我了?”

“你想多了。”纪景轩一把将她推开,文件利落扔在她怀里,口吻冷冽如寒冰,“你只要安分守己,做好纪太太的本分,我不会为难陶氏。”

“哦……原来纪少是想和我谈条件啊。”

都说纪景轩在纪家不受宠,做任何事都要看纪老爷子的脸色。

如此看来,此言非虚。

陶夭夭摸着微肿的脸倒吸了一口冷气,逻辑清晰,“我知道这桩婚事对你来说很重要,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有点小要求。”

男人凝眉,他都做出让步了,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提要求?

“陶夭夭,你别太过分。”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要么签了它,要么现在给我出去。”纪景轩停下车,只给她两个选择,不管怎么选陶夭夭都觉得自己像掉进了陷阱。

除了签貌似也没有其他选择,“那我爹爹……”

“司尘,通知下去可以停手了。”他一声令下,陶夭夭也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陶夭夭“被迫”搬进了纪景轩的别墅,肖雨都快激动死了。

“我的天,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太快了吧,接下来是不是就要祝你们早生贵子了?”

陶夭夭嘴角一抽,“你想多了,他压根儿瞧不上我。”

“怎么会?”

“怎么不会,他娶我只是因为迫于家族的压力而已,我们就算结婚也是有名无实。”她托腮,正寻思怎么扭转局面。

毕竟,光是一个屋檐下的情敌都不止一个。

偌大的房子虽然好,不过那些下人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就连打扫房间也是她亲力亲为。

倏地,楼下传来一个尖锐的女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在哪里,给我出来,别以为有表哥护着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我还没有承认呢。”

“我当是谁,原来是楚小姐。”

这个女人张口闭口表哥,陶夭夭没见过,也听过她的名字。

楚恬上下打量她,眼神透着不屑,“你就是那个妄想嫁给表哥的女人?”

“别一口一个女人,算起来,你应该叫我一声表嫂。”

“我呸,就你?”

楚恬冷笑,趾高气昂走到她面前,睥睨而傲慢,“你不过是表哥娶回来的一件摆设,也配让我叫你表嫂?”

这个女人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配得上表哥的,她何德何能。

这种小女孩儿的把戏陶夭夭可不放在眼里,淡淡嗤笑,“我怎么闻到一股子酸味,莫不是……自己吃不到,所以才说葡萄酸。”

“你……”

“你什么,难道还想和我动手?”她眼疾手快抓住她即将甩下来的巴掌,从小到大都是她欺负别人,这种把戏她都腻了。

门外,纪景轩的车刚停,管家慌张冲了出来,“少爷,少夫人和表小姐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

纪景轩不悦皱眉,大步穿过前厅,此时两个女人一个比一个狼狈相互瞪眼,看到他的出现,楚恬率先一步冲了上去。

还没碰到纪景轩的衣角,眼圈委屈红了,“表哥,这个贱女人动手打我,你赶快帮我出气。”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