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21 魔女霍之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她越是靠近,洛倾感觉浑身不自在,直径后退了两步,恭恭敬敬拉开了距离。

“霍小姐,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下去忙了。”洛倾颔首,字字句句充满了距离感,浑然没有往日的亲厚。

霍之之也不生气,抿了口茶,慢条斯理的把他叫住,“不急,这里大大小小的事务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好了,你陪我说会儿话吧,焱哥哥不在我还挺无聊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不担心殿下的安危吗?”

似乎是听到了一件特别好笑的事情,霍之之反问了他一句,“我看一直放心不下的人是你吧,毕竟族中的长老,有不少人是支持纪景轩的,至于支持你们王妃殿下的那些老头子,你说说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倒戈相向呢?”

洛倾不语,那双深邃的墨瞳封锁着不让人察觉的暗芒。

“倾哥哥,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是看在我们俩的交情上才和你说这一番话的,至于怎么选择,你自己要好好琢磨琢磨。”

她绕到男人的身后,修长纤细的手指攀覆他宽阔的肩膀,娇柔的女音除了动听,更多的暗藏杀机。

“你有很多时间慢慢想,今天的谈话,你知我知,不会惹来什么**烦的。”

他们正聊得热火朝天,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朝着他们的方向疾步而来,洛倾顶着那人迷惑的目光和霍之之拉开了一段距离。

主动发问,“洛宁,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过来。”

洛倾洛宁兄弟二人素日并不会同时出现在城堡,除非是茱莉亚有特别的安排,而洛宁那副模样偏偏傲娇得很,一脸的不快。

“和你没什么关系,是有人来找她。”洛宁的手指向霍之之。

霍之之愣了愣,心里有了个猜测,淡淡开口,“既然是找我的,让她去偏厅好了。就说……我随后就来,”

洛宁虽不情愿被霍之之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使唤,但却乖乖照做了。

而此刻已经被安排在偏厅的陶夭夭并未如往常一样笑容满面,从进门的一霎那,陪伴在侧的欧璐璐精神高度集中,周围的任何一草一木,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姐姐,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我正想着去找你呢,听说你住院了,没事吧?”

霍之之换了一件粉色的旗袍,娇俏中多了几分格外成熟的美,一上来就自来熟的抱住陶夭夭的手臂。

被陶夭夭不动声色的挣脱了。

“我没什么大碍,不劳烦霍小姐跑一趟了。”她淡淡道,字里行间只有疏离和冷漠,浑然不像往日亲姐妹似的亲厚。

霍之之是个敏感的人,默默将陶夭夭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尴尬的抽回了手,笑笑。

“看姐姐的脸色差了些,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需要喝一杯安神茶定定神?”说着,她对洛倾使了个眼色。

没等洛倾迈出步子,陶夭夭淡淡开了口,“不用了,我来只是想和你随便聊聊解解闷。”

“更何况,我老公不喜欢我在外面随便乱吃东西,他要是知道了,会不高兴的。”陶夭夭一边说着,欧璐璐很有眼力见的随身携带的八宝茶倒了一杯,放在陶夭夭面前。

陶夭夭当着众人的面,从容优雅的喝了一小口,吧唧吧唧嘴,冰冷的眸光直射洛倾,“我和你们小姐有些私密话要说,还请洛先生回避一下。”

“不好意思,那我先去忙了,有任何吩咐再叫我。”

洛倾如得特赦,自然第一时间拔腿就跑,与此同时也带走了偏厅的所有下人,

一时间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陶夭夭看向欧璐璐,示意她也退下去候着,霍之之见状,心里明白了个七八分。

“姐姐,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搞得这么神秘。”

她一贯洞察人心,陶夭夭不接她的话,开门见山问,“墨氏族中大会到底在哪里召开?”

霍之之恍然大悟,唇角蓦地弯深下几分,揶揄,“姐姐这是担心纪少了呀,说来很是惭愧,我并非墨氏的人,没有资格出席,也不清楚姐姐想要的答案,恐怕要姐姐白跑一趟了。”

“事到如今,我们不能好好说一句真心话吗?”

她来之前幻想过霍之之的态度,现在看着眼前的人和记忆中的样子天差万别,陶夭夭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亦或者,都是她,又都不是她。

“呵呵呵,姐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说的话何时不真心了,倒是姐姐对我另有隐瞒,司徒家什么时候倒戈到了纪少的阵营,姐姐别说为此一无所知。”

陶夭夭纳闷儿了,“我确实不知,也不关心他们的事,你这是在责备我了?”

“责备倒是不敢,只是我们的命运各不相同而已。”

重重的叹出一口气,过往说了那么多话,或真情,或者意,霍之之自己也分不清楚了,可现在的她十分清楚自己的立场,对陶夭夭的态度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姐姐,我记得曾经对你说过一句话,他们男人的事情与我们女人是不相干的,我不希望因为他们而影响到我们的友情。”

陶夭夭觉得这句话可笑极了,冷声嗤笑道,“那如果我的男人杀了你的男人,你也能继续和我做朋友?”

“……”

“呵,回答不出来了吧,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你们不会那么轻易求和,因为打从一开始,墨焱就没想过要放过纪景轩,对不对。”

气势上,陶夭夭盛气凌人,谁说软萌的小兔子没有威胁的,如今的陶夭夭亮出了自己的小爪子,就连一向对她喜欢的不得了的霍之之,也开始格外紧张了。

这种紧张不是害怕,更多的是探究,跃跃欲试。

“姐姐,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绝顶聪明的纪景轩会折在你的手里了。如果你不是纪景轩的女人,我们应该会是很好的朋友呢。”

陶夭夭从未觉得霍之之这张漂亮的小脸蛋那么讨厌,恨不得直接挠花了才好,“所以我们注定是敌人。”

“不然,等纪景轩死了,我把你的记忆抹除,怎么样?”

霍之之自动忽略了她的震惊,凑到她的耳边低低的说,“其实,我不止催眠厉害,想知道尚桀是如何变成牧川的吗?”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