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是非成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笔趣阁www.52bqgcom.com,最快更新穿越异世公主最新章节!

雨薇和江钰霖回到了空间的小院子里,现在的空间以最初的那个小水塘为中心,已经无限大了,划分出六个独立的区域,江钰霖能去的地方是三个,这个院子,刚刚的军区,还有聚魂室,那是为了他能和小白龙练些功夫。

坐在院子里,桂花飘香,泡上一壶茶,雨薇如今迷上了茶道,原来那世忙的都用快餐,浓浓的咖啡都是速溶的。如今,生活节奏慢下来了,也就喜欢上了这些有情趣的东西,难得江钰霖也泡得一手好茶。

江钰霖拿起茶壶,先用热水把茶壶预热,在放进空间里产的嫩茶,用滚开的水浇进去,把第一遍的深褐色茶水倒掉,紧接着又倒进去滚水。水色淡了很多,做完了这一切,等待茶水降温,江钰霖问道;

“心情不好?”

“嗯,只不过是有些感伤,矫情而已。”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江钰霖低低的声音吟唱着这首词,雨薇当初说出这首词的时候,江钰霖就很自然的用曲牌吟唱了,现代的世界这些曲牌已经失传了,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样子的,果然大气滂沱,听来只有对世事的感悟,没有悲叹和伤感。

江钰霖只唱了这两句,而不是全首词,这说明他真的知道自己在感伤什么。是是非非,成王败寇,这些卑微的人类从不间断地重复上演的故事,在亘古不变的青山面前简直就是闹剧,就是蝼蚁搬家。只可惜人类还是前赴后继,乐此不疲。

“谢谢,好多了。”

这种被懂的感觉真的很好。还记得自己初去南坪山,随口说了句,今晚的月亮真圆啊,只因为当时金震岳不懂得自己,一时间,悲从中来,不能自抑。哭得昏天黑地的。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看着依然稚嫩年轻的江钰霖,和自己一样包藏着一颗沧桑的内瓤,异乡的游子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游伴。竟有种心灵相通的感受,突然间心稳定了下来,有种落地生根的感觉。

“呵呵呵,处理完了这件事情。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江钰霖神秘兮兮地说,雨薇知道他是想逗自己开心。于是很是配合地也笑嘻嘻地说;

“去哪儿,能被你说好玩的地方一定很特别。”

“太祖爷的陵寝。听说过么,据说那里有个天书碑文,从来没有人破译过。没有人知道太祖爷说了些什么。很多的古文学者都认不出上面的字符。我想,或许,那些文字来自未来也未可知。”

“奥。为什么皇宫里面没有记载。”雨薇可是翻过皇宫里面的藏书阁了,完全没有简体字之类的文献。雨薇可是一直对太祖爷这个哥们有着感觉的。

“皇宫里有没有记载。我不清楚,可是这个碑文我见过,真的是天书,横看竖看上看下看都看不懂,鞑子和西宁国,高黎国,女贞国,南海岛国的人都来看过。甚至是金发碧眼的人也没看懂。”

“这个新鲜,那还等什么,我们就去吧。”

“那还不是随时随地的事儿,不过我估计那个东西很难,不如我们把这里和封地的事情都料理一下。专门找点时间过去看看,免得到时候又被别的事情拖住。”

“好吧,九哥和金凌雨已经到家了,就回去看看吧。顺便安排一下过年的事情。”雨薇从善如流地说,这个东西放在那里已经很多年了,一直没有人破译出来,想必一定很难,也不差这点的时间。

二人惬意地喝着茶,现在空间里面没有了玉茹,吃的东西很不方便了,随意地吃了一点东西。

走出空间,偷偷滴把勇猛刚强四个人替换了,抹去记忆,徒留一身武功把这四个人分别送到最东南西北四个地方。以后的事情就看个人的造化了,拥兵自重,叛国谋反,他们的罪很重,问斩是必须的,这样留条活命已经是够仁慈的了。

若干年后,四个人有了不同的结局,谁都没有超越他们的父亲,李继勇成了一个武馆的教头,弄了一个镖局为生;李继猛带着一群流民自立了一个山头,做起了山大王;李继勇被一个乡绅招为上门女婿,做了一个小地主;李继强做了护院,给主子做了暗卫。

凌风处理了南坪山的事物,回到军营接手了李家军,大刀阔斧地砍杀了李家的嫡系,恩威并施,树立了威信,很快滴把军队收为己用。达到了最初去军队的目的,汪旭东带着妻儿回到了老家刘家村,做起了土财主,对待相邻古旧都很好。

带着韵惠和韵祺回到封地,立刻被金震岳,金凌雨和琪琪格公主,巴强驸马拉去,几人笑的很是嘚瑟地拿出一个图纸。

雨薇和江钰霖,韵惠,韵祺一起看过去,只见那上面是一幅综合性商场的平面图,上下二层的建筑,第一层是锅碗瓢盆等等日用百货,第二层的入门处是布匹衣帽,里面是蔬菜水果,各种肉食产品。那三个人还在低头看着。

雨薇抬起头笑着说;“是谁这么有才啊,真是服了你了。”

韵祺抬起头问道;“公主,这里面有什么令你佩服的门道,我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韵惠也在一边接口说;“是啊,高在哪里呢?不就是卖的东西多而全,地方大而杂么,京城的商场不就是这样的么,”

江钰霖把眉头凝成了一个大疙瘩,依然奋斗地看着那幅图,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一样。

萧尘栋走过来,用胳膊拐了一下江钰霖问道;“小师叔,您看到了些什么,说说看。”

江钰霖看了雨薇一眼,拿起一支眉笔在那幅图上比划着说;“更深层次的我也说不出来,我只说我看到的东西。我觉得你们这么摆放商品是为了让客官更多地买物品,把销量高的物品都放在二楼,这样能带动一楼这些销量差的东西更多地卖出去。这个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你们疏忽了一个细节,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

江钰霖说完话,抬眼看了一眼雨薇,雨薇回以一个灿烂的笑脸,江钰霖的心立刻飞上了云端。上一世,也是有妻有妾的,可是她们都是自己的附属品,自己的家眷,是要自己来保护和豢养着的,只要给她们足够的银子和生活条件就安好了,从来没有想过她们的脑子里面想过什么。也从来没有听取过她们的意见和想法。

可是,现在的雨薇不同,她脑子里的东西太多,深深滴吸引人去探究,很多的时候自己都跟不上她的思维。如今,得到她的认可心里有股莫名的高兴。

“江少侠,您有何高见,还请您不吝赐教。”巴强驸马拧眉看着那张图纸,心里很是不忿,人都说这个江少侠聪明,可是这张图是我们几个人研究了一路才整理出来的。那是我们这些人集体的智慧结晶,就不信你再聪明,一下子就看出我们这些人的遗漏之处了。其他人都是一样的心思,看着江钰霖怎么说;

江钰霖用拳头抵在唇边,咳了一下说道;“你们看一楼的正门开在正中间,客官都从这儿进入一楼,可是你们却把通往二楼的楼梯也放在了正中间,直接对上了,如果我...”

江钰霖说到这儿,举目看着大家停下不说了。九王爷第一个走过来拍着江钰霖的肩说;“行啊,真有你的,服了你了。”

第二个走过来把手拍在江钰霖另一个肩头的是巴强驸马;“江少侠,一句话可值万金,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琪琪格公主更是没有了公主的风度,直接问道;“江少侠,您可还有更好的建议,我请你喝我亲手酿的马奶酒。”

江钰霖看着身份尊贵的鞑子公主和驸马不客气地说道;“琪琪格公主,我的这个建议就什么也不值了么,我看好您脚上穿的马靴了。”

琪琪格公主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人畜无害地笑着,眼里闪着狡黠的光,顺带着还在雨薇的身上瞟了一个来回说;“好啊,可是我们那儿有个传统,就是送外族人这种战靴都是一对儿一对儿送的,等您有了家室我送您和夫人一对儿最好的,决不食言。”

一屋子的人都看着琪琪格公主开江钰霖的玩笑,在一边不怀好意地笑着,江钰霖却是把双手负于身后,昂首挺胸地大声说;

“甚好,公主,驸马,传统的,民族的礼节不可废,那在下的另外的价值千金话就等到靴子送来的时候再说吧。反正,我,不急。”

“哈,”包括巴强驸马都忍不住喷笑出来,爱莫能助地看着愣在那儿的琪琪格公主。好吧,嘚瑟过头了吧,人家还有话没说呢。韵惠,韵祺和萧尘栋一串星星眼地看着江钰霖,真不愧是偶像啊。

琪琪格看着一圈无良地笑着的人,大眼睛滴溜溜地在江钰霖和雨薇身上转了一圈,很是豪爽地说;“江少侠,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可以提前送给你啊,你夫人的那份就,就暂时按照平康的脚来做好了。”(未完待续)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