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孟侜:“你看看圣旨。”人家不仅气到诈尸,还会感谢你帮他建好了心心念念的庆苑。

梁越抓过圣旨,飞快地浏览一遍,看完差点吐血,捂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

昏君!无赖!他不亡国谁亡国!

孟侜很理解他这种感受,梁越简直就是前朝骗局里的一个倒霉蛋。这种倒霉感,跟他两次掉下深渊都没有捡到武功秘籍,有点像呢。

半响,梁越缓过来,脸色灰败,鬓间华发丛生,老态尽显,仿佛被这场骗局抽光了全部希望和精力,分分钟要见阎王。

“要杀要刮随意,我现在只有两个请求。”梁越缓缓开口,也不管孟侜答应与否,自顾自往下说,“庆苑一事,是我害孟大人掉下去,我无话可说,只求孟大人毁了庆苑,不要让那狗皇帝得逞。不然我就是做鬼也要让庆苑阴魂不宁。”

“第二件事。挖地道的人是跟着我从奉国来的,当年父皇派人来寻皇子下落,他们就是那一批人,以及后人。我已经让他们回奉国,此生不再参与此事。希望大魏和奉国都不要再追究他们的下落。”梁越慢慢闭上眼,他活了大半辈子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到头来还是姓梁,可悲。

“本官应允。”

孟侜道:“其实你一早就可以跟邱太子合作。”这样还能亲手找邱坚白讨债。

最初邱合璧能发现邱坚白不对劲,少不得梁越在暗地里穿针引线。

严格来说,对付前朝,他们是一条战线。

“不说他信不信,父皇当年还不知道邱坚白是假冒的皇子时,有意将皇位传给他。我若是出现,你说邱合璧会不会担心我威胁他的地位?我只想报替身之仇,可最后反而如了那狗皇帝的意!”

孟侜目露同情,眼见梁越没什么求生欲,还想说什么,暗卫突然拿来一封信和一道圣旨。

他拆开信,是邱合璧写的,开头洋洋洒洒,先怀念了一番一起吃饭的日子,要是让陛下看了,一定会立即烧掉信件。

孟侜略过这一段,往下看,邱合璧说经他调查,梁越似乎很早就前往大魏,他手里有从梁太子那里弄到的庆苑图纸,要他小心。还说如果梁越犯下大错,那全权交给大魏处置。要是还能挽回,奉国替他赔偿大魏损失,请大魏就送他回奉国,奉国不缺一个亲王的位置。

孟侜打开圣旨,内容是奉国恭迎越王回朝。

圣旨中赐梁越名为邱岳,从耳从山,从此所听之言,所经之处,俱是奉丘,无关前梁。

邱岳愣了许久,浑浊的眼里慢慢焕发神采,他颤抖着伸出双手,上面满是褶皱,“邱岳,接旨。”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都处理地差不多了。

喵!

第85章

沈柏青生了个大胖小子,白天夜晚都特别能闹腾,陛下眼见季翰林上朝时眼底又青了不少,干脆让他回去休息两日。

孟侜从这件事里得到经验,利用最后两个月的时间进行了一波紧急胎教。

他拿着《论语》读了两页开始昏昏欲睡,楚淮引过来拿走他的书,把他抱到床上。

“我今天还没看完。”孟侜闭着眼睛挣扎,但实在起不来。

楚淮引:“你继续睡,让朕来。”

“哦。”

陛下学识渊博,熟读经书,不用看书,他一边帮孟侜捏腿,一边轻声向肚子里的小家伙灌输知识。声音温柔,小家伙踢了踢肚皮,似乎对楚淮引很满意。

“惟诚可以破天下之伪,惟实可以破天下之虚。”

——薛瑄。

“小信诚则大信立。”

——韩非子。

“诚信者,天下之结也。”

——墨子。

……

孟侜皱了皱眉,本官听着怎么像骂人?

他揉了揉眼,爬起来控诉:“你夹带私货。”

嫌弃本官不够诚信爱骗人,趁机向肚子里的孩子告状?是不是还要讲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楚淮引温柔地亲了亲孟侜气嘟嘟的脸蛋:“朕只是说给他听的,没有影射你的意思。”

孟侜:毫无说服力。

楚淮引:“爱卿可以把耳朵捂起来,朕只教他一个。你想想,诚信多重要。要是以后孩子没吃饭,骗你吃了,不想洗澡,骗你洗了,从宫里偷偷溜出去,骗你在睡觉……”

龙生龙,凤生凤,影帝的儿子会演戏。楚淮引看着沈柏青极度折腾的孩子,有一丝丝的危机感。他可以接受孟侜的小演技,揭不揭穿乐在其中,但是小孩子不能这么宠,陛下就是这么区别对待。

孟侜仔细思考了一下楚淮引说的场景,太可怕了,这点千万不能随他。这种潜在不安分因子一定要精确打击,还是陛下有远见。

他摊开肚皮,催促:“快,继续念。”

孟侜用目光描摹陛下英挺迷人的眉眼,不小心把心声说了出来:“他最好随你。陛下操心我一个就够了。”

楚淮引心一软,像踩在软绵绵的云端,“你永远最重要。”

孟侜等了等,陛下关于诚信谚语的知识贮备确实丰富,一口气说上三十条都不带重样,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背过了。

他闭着眼睛慢慢睡着,脑海里过着陛下那些话,突然反驳了一条,像说梦话:“但是洗澡这件事肯定不是遗传我的。”

本官假冒管嘉笙那些日子,分明就是陛下不肯洗澡,指名道姓要本官进宫帮忙。

楚淮引失笑,“朕也有错。”

所以我们一起慢慢变好。

紧急胎教并不止步于此,孟侜明显发现,最近自己经手的公务全部都积极向上阳光明媚,比如晋州某官员开仓放粮,以身作则,鼓励乡绅捐钱捐粮,帮贫苦百姓度过寒冬。比如岐州的商会谋反,繁华之地隐隐衰败,调来新的刺史之后,现在已经慢慢恢复。

比如邱合璧来信,蜀地的水道已经规划完毕,人力物资都以备好,等明年开春冰雪消融,就开渠挖道。他邀请孟侜水道通好之后来使奉国,一家三口更好。

楚淮引抢过信件,脸黑如碳,“两国公务,为什么不能走明面,非要给你写信谈是怎么回事?”

他吩咐:“以后邱合璧送来的信件都当成奏折摆在朕案头,不经丞相这里。”

孟侜:“你忘了,因为本官收了他的钱啊。”邱合璧大概是脑回路比较清奇,又或许是上次邱岳回奉国,楚淮引以淮王府地下被挖空了住着不安全,硬是坑了邱合璧一大笔修葺费。邱合璧大出血,故意经常给孟侜写信气楚淮引。

就是单纯的金钱交易,你不要多想。

楚淮引捏住他的下巴:“还敢受贿,看朕晚上怎么惩罚你。”

怎么收拾?

孟侜挺了挺大肚子,本官不在怕的。

“经过邱坚白的事,你我都不想再走一次那条道。”孟侜没有故地重游的爱好,相信楚淮引也不愿折腾,“我已经想好到时候要派谁出使。”

“谁?”楚淮引猜测,“顾连珠?”

“是他。”

顾连珠跟着他们回京,被顾老摁在家里读书,身上都快长毛了。他那性子就喜欢走南闯北,再适合不过。再派一个老成稳重的官员随行,他负责谈事,顾连珠负责赚钱。

孟侜眼睛一弯,本官有一堆坑钱技巧要传授。

比如邱合璧想看你吃饭,一定要高价收费,荤素分开,本官只抽取一点中介费。

……

孟侜和楚淮引也有政见不合的时候,针锋相对,各执一词,这时候就要问问文武百官们的意见。

到底是陛下有理,还是皇后兼丞相有理?

御史中丞站出来声援陛下,叱责孟侜太过锐进,不懂中庸。

陛下脸一黑,没有被赞同的愉悦,甚至想倒戈到丞相阵营。

要是有人帮丞相说话,孟侜也不会得意,毕竟陛下的威严和果决,除了不适用于他,所有人都应该心存敬仰。

夫妻打架,官员遭殃。大臣们懵了两次之后就知道了,朝堂之上畅所欲言,陛下和孟侜都不会因为有人支持他就高看一眼或者心里记仇,不如就说说自己的看法,兴许还能被两人赞同。

但最近,特别是过年之后,颇有点像丞相大人的“一言堂”。

所有人上奏讲话都温言细语,连最粗狂的将军的都让人如沐春风。

毕竟皇后肚子里的孩子快出生,一点也不能受惊,任谁讲话声音一高,就会收到陛下和将军的双重瞪视。

明明争得面红耳赤,说话还得注意语气,亲如一家。

短短半个月,大臣们觉得自己的修为涵养更上层楼,哪怕家里小妾偷汉子都能微笑面对。

孟侜被这诡异的发展噎住,难不成宣政殿只有本官一个人嗓门大?

“本官明天不上朝了。”孟侜对楚淮引道,但俸禄还是要的,带薪修产假。

“好。”楚淮引提醒,“朕不能时刻看着你,你不能闲着就找事。”

不然朕宁愿把你拎到宣政殿,大家继续和谐友爱。

孟侜打报告,“正月十五,沈柏青出月子,我能去看看吗?”

“朕陪你。”

沈柏青出了月子,活蹦乱跳,还很得瑟:“我现在想去哪儿去哪。”

孟侜还没表示羡慕,突然传来婴儿的大哭,沈柏青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蹦起:“等等,我去看看。”

孟侜拉着楚淮引的袖子问:“本官可以不坐月子吗?”

他想马上像沈柏青这样潇洒。

楚淮引:“……那朕真的会把你锁起来。”

……

二月白梅盛开,春风似水多情。

阿虎把请柬送给孟侜,挠头道:“大人,我快成亲了。”

娶媳妇的钱全靠大人自己的努力。

孟侜笑眯眯收下,“本官有空会去的。”

阿虎送完请帖出来,暗卫们纷纷搓着手表示佩服:“小皇子快出生了,主子现在恨不得把孟大人栓在宫里,你居然还敢送请帖诱惑孟大人!”

阿虎晴天霹雳:我忘了。

“大人应该不会去的。”阿虎道。

“我想也是。”暗卫道,“你一定要准备好宴席,按三倍的量。”我和兄弟们已经决定饿自己三天,把输出去的钱吃回来。

阿虎笑容憨厚:“没问题。”

楚淮引在龙案后批改奏折,丞相大人闲下来,他那份工作陛下自然要分担。

孟侜站在龙案前,微微俯身,一手撑在桌上,两根手指捏着请帖一角,在陛下眼前晃来荡去。

你懂我的意思吧?

本官已经好几天没凑热闹,快闲成一朵长蜘蛛网的蘑菇了。

楚淮引看着那大大的喜字,决定让季炀给阿虎的成亲补贴减掉三成。

孟侜歪着头,伸脚在桌子底下踢踢陛下的靴子,不要当没看见。

楚淮引松口:“朕后天带你去。”小猫的心情也很重要,楚淮引知道孟侜有在努力克制自己。只要有条件,他还是愿意带孟侜出去放松,以免小猫产生“有了孩子自己受轻视”的错觉。

阿虎的朋友都是暗卫,成亲不过是一群暗卫一起喝喝酒吃吃饭,自己人,很放心。

……

为了有排面,也为了陛下的小心思,季统领把平时训练的大场地开放给阿虎摆酒。

陛下和丞相亲临,加上肚子里的小皇子,暗卫们拍着阿虎的肩膀羡慕:“这回一定要吃穷你。”

孟侜只是来凑凑热闹,已经在宫里吃过,楚淮引也不放心他吃外面的东西,他们坐在一旁观看,看兴头上来的暗卫一个接一个表演自己的独门绝技。某位大兄弟甚至表演了现场烤鸡。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