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9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特别是正对着县令唱曲儿的台柱子,他愣了一下,看见外面的官差,闭着嘴呆住了。

孟侜看不见外面的情况,缩在桌底闭眼继续唱:“洛阳花,梁园月……”

于是所有人都看了台柱子明明闭着嘴,却有声音传出。

大型翻车现场。

下面的人开始喝倒彩。

“哈哈哈哈假的!”

“有人在桌子底下躲着!是他在唱!”

“把他抓出来!”

暗卫搓搓手指,啧啧啧,他们最喜欢看这种热闹了。

……

什么情况?穿帮了?!!!

孟侜心里一咯噔,他从业以来还没遇见这么尴尬的事,请问他今天还能拿到钱吗?

他小心翼翼地眯着眼从桌布花生仁大的破洞里一瞧,恰好和楚淮引来了个对视,吓得“砰一声”砸在墙上。

一国之君不呆在宫里,在听他唱曲儿?

作者有话要说:

注:两首元曲分别来自

驻马听吹(作者:白朴)

普天乐咏世(作者:张鸣善)

第90章番外假如孟侜跑路成功二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昏君。

孟侜大脑急速运转,思考到底是要出去来个喜相逢,还是再躲一躲。

他现在把楚淮引“给”的奶粉钱花光了,家徒四壁,正好楚淮引出现在这儿,他便可以顺理成章地跟着楚淮引回京,不用花自己的钱。

可是……那小秉钧怎么解释?

要是被楚淮引知道了……后果不敢细想。虽然儿子皮的时候,孟侜气得牙痒痒,深刻体会到了楚淮引见到自己搞事时的心情。他无数次自娱自乐地对着小秉钧想:再皮我就把你用竹筐一装,扔宫门口!还要扔一张纸条,讲明这是某位不愿透明姓名的人和陛下一夜风流的产物,让你们父子两对脸懵逼去吧。

孟侜被自己脑补的场景逗乐,便也消气了。可真要半天见不到儿子,他就想了。养得白胖胖,俊生生,多不容易,昨天小秉钧还会把鱼汤让给自己喝,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亲人,就算把金山银山搬到面前他也不换。

孟侜还没想好怎么对楚淮引说秉钧的事情,便打定注意装死不出去。楚淮引又没有透视眼,如何能知道里面是他。

再说,孟侜又偷偷看了一眼楚淮引,陛下脸色极差,眉心皱着,仿佛谁欠了他钱八百年不还一样。惹不起。

这么一想,他还真欠了楚淮引七千两没还!

暗卫爱操心,见里面的人不出来,顺应民意,飞上前,两人合力把桌子一抬。

一个穿着打补丁衣服的瘦弱青年,四肢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头发乱蓬蓬的,整张脸埋在胳膊里,只露出了半只耳朵。养家糊口不容易,这人似乎是替身被揭穿,害怕被班主追责,身子都抖成筛糠。

暗卫讪讪地把桌子盖回去,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他们也不是生来就是皇帝身边的暗卫,充分理解这种窘迫。不由得想到要不是自己突然闯入,打算不惊动其他人带走县令,也不至于让这两人配合出了差错。

暗卫已经由发抖的动作,联想到青年被戏班子驱逐,再联想到拿不到银子,青年家中八十岁的老母没钱抓药……最后流落街头无亲无故……

一名多愁善感的暗卫立马一咬牙,从兜里掏了一块银子,他这个月刚发的工钱,放在孟侜手边,眼露同情道:“拿去买点药吧。”

孟侜:“……”我能采访一下你脑补了什么吗?

另一名暗卫:卧槽……丢死人了。下次不跟你一起看热闹了,每次都当散财童子这个月没钱吃饭不要找我借谢谢。

楚淮引瞥了一眼这边,看见一个瘦削的青年趴在地上,便不去理手下偶尔的脑抽行为,“回宫。”

他走出戏院大门时,观众们还在起哄退钱,不禁又看了一眼戏台上的人,觉得那身影有点熟悉,可是他确定,自己身边的人中,没有那么瘦的。

大概是错觉吧。每次给孟侜扫完墓,他总会觉得孟侜没死,吓得季炀差点要请广恩寺的高僧做法。

天降横财,雪中送炭。

孟侜感慨地把银子揣到怀里,这位大兄弟我记住你了,还不起你家主子的钱,但你的钱将来我一定会还的。

这次说到底不是孟侜出错,责任在台柱子突然卡壳。班主不情不愿地付给孟侜说好的报酬,见孟侜长得唇红齿白的,问他愿不愿意加入戏班,一定捧成梅镇第一角。

“我娘不让我唱戏。”孟侜瞎扯一个借口,虽然你的口气很像我的经纪人,但是这个戏台是本影帝职业生涯的耻辱,不想再见第二次。

孟侜赚了钱,盘缠足够他们到京城,美滋滋地回去。小秉钧睡着了,孟侜捏捏他的脸蛋,自言自语:“我今天见到你爹了,他好像不太开心。”

小秉钧一听他的声音就睁开眼睛,圆溜溜的眼珠子转来转去,仿佛能听懂他的话。

“还会装睡?”孟侜扶着往身上爬的儿子,思考怎么给小秉钧编造一个身份。

小秉钧挣扎着要下地,孟侜把他放在地上爬。今天在桌底下把衣服下摆挂了一道口子,孟侜拿出针线缝补,针脚歪歪扭扭像一条愚蠢的蜈蚣。

孟侜放下针叹气,觉得自己明天上街可能会被怀疑流浪汉拐卖富家小公子。

“宝宝……”孟侜叫道,小秉钧现在能听懂很多话,他一出声,就自己爬过来。

孟侜叫了两声,眉头一皱,径直朝床底看去。

小秉钧今天不仅爬到了床底,还手脚并用抓着床柱间的一根横杠,猴子似的吊上面。

也不知道圆滚滚的小身板怎么挂在不足他手臂粗的木杆上,表演杂技呢?孟侜朝他伸手时,小家伙的眼睛水汪汪的,像见了救星似的。

其实离地距离不到一掌,但小秉钧不敢放手。

孟侜心里暗笑活该,把他抱下来:“再皮我就把你送去学杂耍,以后我躺着收钱。”

床底不知道几年没收拾,小秉钧睫毛上还挂着蜘蛛网,他使劲眨了眨,因为睫毛太长,蜘蛛网还随之上下轻飘,只好求助地看向孟侜。

“闭上眼睛。”孟侜闭眼示范给他看。

小秉钧乖乖的闭上眼睛,孟侜帮他擦干净,“不许钻床底。”

“也不许钻别的地方。”孟侜补了一句。在神医那里,小秉钧有次钻到竹筐里,不知怎么弄的,还把自己倒扣在里面呼呼大睡,孟侜找了很久才找到,他当时就想连人带筐扔到宫门口。

这夜孟侜想了很多,觉得失忆是最好的办法。一推三不知,孩子是醒来就有的。

……

楚淮引快到京城时,突然脑子全是那个戏台上的身影挥之不去。

他掉转马头,“朕要回梅镇。”

季炀惊讶:“臣可以代劳。”

“季炀,朕有预感,朕要亲自去。”楚淮引坚定道,“你说,天底下有几个人能把男女双声运用得如此娴熟?”

“那戏子不就是?”季炀疑惑。

“戏子唱不出来请人代劳,在场的老顾客大有人在,却没人发现不对,说明替身连声音都模仿了。如此绝技,怎会无名无姓,干这临时救场的活?”楚淮引越说越确信,强行忽略孟侜已经埋在黄土之下的事实。

当时尸体面目全非,万一、万一所有人都认错了呢?

季炀顿悟,陛下这是想起孟侜了啊。

他深深觉得孟侜这事上,陛下已经魔怔了,季炀劝道:“陛下,天色已黑,先回宫吧。”

“朕一定要看到正脸。”否则他这一年都别想睡好,楚淮引说完不再废话,率先策马而去,一骑绝尘。

“快跟上,回梅镇。”

……

半夜。

窗户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孟侜猛然睁开眼,迅速摸出枕头底下的匕首。自从生了小秉钧,哪怕在睡梦中,听觉嗅觉都异常灵敏。小秉钧哪怕抬一抬脚,孟侜都能从梦里分神把他的脚塞回被子里。

孟侜悄悄下床,转身掩上床帐,只在这一瞬间,来的人武功高强已经从窗户闪进,孟侜耳朵一动猛地转身,凭着脚步声定位用匕首刺向对方。

只是半路手腕便被人截住,像虎爪下的兔子一样挣脱不掉。孟侜心一惊,不可置信地抬头,这一看更慌了,楚淮引怎么又回来了!

他适时隐藏眼里的震惊,换上陌生和慌乱。

“孟侜!”楚淮引虎口一用力,震掉孟侜手里的匕首,手臂一紧,把人拉到怀里紧紧抱住,“你还活着……我找到你了。”

不等孟侜说话,楚淮引突然暴怒地捏着孟侜的肩膀:“你为什么不回来!”

还把自己搞成这样子!他今天远远一看,就觉得台上的人瘦得不像样,他当时就想,要是孟侜瘦成了这样,他一定要把他锁在床头,好吃好喝地喂上三个月,至少胖二十斤再放出去。

手掌触及的地方全是支棱的骨头,一捏还怕散架了。

楚淮引心疼地无以复加,怀里的人却疑惑地问道:“你是谁?”

楚淮引脸色一变,“你不记得我?”

孟侜晃晃脑袋:“我之前好像撞到了,很多事都不记得。”

“我是……”楚淮引待要说话,床帐里传来翻身的声音,还有一个人!

楚淮引脸色一瞬间难看至极,他和孟侜分开的一年半,对方音讯全无,要是、要是这中间他成家了呢?

他紧走一步上前,掀开床帐,看见在昏暗的床铺一角,一个小团子歪着头睡得正香。

楚淮引松一口气,接着呼吸一窒,浑身僵硬,孩子都有了,那媳妇……

“谁的孩子?”楚淮引忍着不安和暴躁问。

“嘘,小声点。”孟侜作回忆状,“从我能回想起一点点事情起,我就有儿子了。村庄里的人说是我嫌弃家里穷离家出走的媳妇给我生的。”

“你能想起多少?”楚淮引突然略过孩子的话题,沉着脸,“真不记得朕了?”

孟侜还以为他要在小秉钧的问题上绕很久,盯着楚淮引的眼睛,摇了摇头。

“等等,你说‘朕’?”孟侜故作吃惊,“陛、陛下?”

楚淮引拥住孟侜,和他侧脸相抵,轻声道:“好,你不记得没关系,朕来告诉你。”

孟侜一边盯着小秉钧防止他翻身踢被子,一边暗暗思考怎么透露出“我好像记得我是个大理寺丞来着,求求你让我官复原职”。

就听楚淮引在他耳边道:“你是朕的皇后。”

孟侜:……你为什么随便改剧本???

第91章番外假如孟侜跑路成功三

孟侜一下子瞪圆眼睛,和小秉钧无缘无故被没收桂花糖时懵逼的表情一模一样。

小秉钧面向墙壁安安静静地占领一个小角落,楚淮引仗着孟侜不敢大声吵醒孩子,打横抱起孟侜放在床上,随后身体覆上去,铺天盖地的亲吻落在孟侜的眼睛、鼻梁、嘴唇和锁骨上。

“唔唔唔……”孟侜完全呆住了,这是什么另类表达久别重逢的喜悦的方式?

楚淮引这是对他有意思?

他顾忌着不想吵醒小秉钧,更怕挣扎间会踢到儿子,被楚淮引拿捏住死穴,孟侜只好老老实实地被占便宜,连嘴巴都合不上。

一吻毕,孟侜脸颊爆红,他想曲起腿遮掩一下某处没出息的反应,被楚淮引一按,又平躺下。

“想起朕了吗?”楚淮引稍稍抬起头,居高临下看着孟侜,眼里闪过威胁的意味。

孟侜无意识摸摸自己的嘴唇,有点轻微的刺痛,他抬眼看向楚淮引,感觉人生受到了冲击。

陛下对他有意思他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到皇后这个份上……是他想的那种吗?

“没……”

楚淮引飞速低头含住他的嘴唇,“那朕就亲到你想起为止。”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