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三章 束手无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姐姐!”柳依依为她的态度忧心忡忡。北辰桢隆虽表面平静,可依他的性格和平日的行事作风,平静之下便是汹涌波澜。

“好。”北辰桢隆的脸上却浮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转身便走。柳氏姐妹皆是茫然。“哦,对了,”走到房门处,他突然回头,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肃杀阴冷,“明日一早你便会收到皇城掌事吏家的公子意外溺水身亡的消息。”

柳鸳一阵错愕。

“不—”一道撕心裂肺、充满绝望的叫喊声划破宁静的月夜。门外,柳文哲的心也随之一紧。“表哥—”她再次嘶喊出声。

北辰桢隆停住动作。嘴角微微一扬,他收回已握住门闩的手,转身间表情恢复如常:

“我去!”最后一声嘶叫,眼泪早已打湿衣襟,她低下头嘤嘤啜泣,“我去还不行吗?!”重复之声如此低沉,像死湖之面上出现的一朵轻轻的涟漪却又忽而消失,唯剩绝望和死寂。

“这才对嘛。”他再次笑了出来,“依依,还不快把你姐姐扶到榻上去。鸳儿,明天就要进宫见你未来的夫君了,今晚可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柳依依虽同情姐姐的境遇,却也无能为力,唯有适时的安抚和劝说。静静的看着她扶柳鸳到床上,还轻声细气的安抚她。

“依依表妹倒也心宽,那白颜汐都快成三王妃了,你还有闲工夫在这里为你姐姐抄心。”北辰桢隆突然道。

柳依依一怔,心里一阵酸涩,眼眶瞬间发热,眼泪差点流出来。

“我愿意去和亲,表哥,求你放过陈公子!”自己已是穷途末路,柳鸳哪还有心思顾及柳依依。

“鸳儿表妹此话怎讲,表哥又没有把陈公子怎么样,谈何放过不放过呢?”北辰桢隆挑着眉,笑道。

他虽这么说,柳鸳却也明白其中之意,便放下心来,却始终难掩即将与心上人分离的悲伤之情,继续抽泣着。

“既然鸳儿表妹想清楚了,那我就回去了。今夜可别再闹腾了,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明日见你未来的夫君,顶着这副模样可是不行的。”北辰桢隆道,“依依表妹,这天色已晚,你也该回你的三王府了。哦,对了,以三弟对白颜汐的心思,估摸着他们大婚之日将至,你虽不是他的王妃,但作为他先入府的夫人,为显你的大度与包容,必然要主持他们大婚的一切事宜,你说是不是啊依依表妹?”

他句句轻柔,却字字戳中柳依依的心,她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酸楚,眼泪涌出,啪啪的打落到地板上······

太阳再次东升,联姻之日已至。

辰时,东夜使臣已入北辰皇宫,连同北辰丰、柳文嫣及北辰一众核心大臣皆已入座清元殿。

美酒珍馐,妙舞莺歌,众人举杯交筹,相谈甚欢。席间,柳文嫣忍不住低声问旁边的北辰丰,“听闻东夜新皇东夜离随行而来,他指名和亲人选为灵玉郡主,可见非常重视此事,可今日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却没有出席,难道是知道了此灵玉非彼灵玉?’’

北辰丰伸出手挡了挡,示意她别说话,举杯微笑回应正举着酒杯向他敬酒的东夜使臣。

“听闻皇上赐婚三王爷,三王爷又乃人中龙凤,不知是哪家小姐有这等福气?”那使臣放下酒杯,目光一转,看向殿下右方首席的北辰风云。身为迎亲使臣,从宴会开始至今,丝毫没有要求将嫁往他们东夜的柳鸳出席,却对北辰风云的婚事如此感兴趣,心知二者关联的众人一时间都停止谈笑。“各位都怎么了,难道是鄙人说错话了?”使臣道。

“今天是是我北辰与贵国友好关系更上一层的好日子,按照惯例,特使是可以要求和亲公主露面宴会的,可本王觉得特使并无此意,却好像对我三弟的婚事更加感兴趣。”位坐左列首席的北辰桢隆轻笑着说道。

“是鄙人考虑不周,唐突了。”特使俯首道歉,“不知灵玉郡主现在是否方便出席?”

“有请灵玉郡主。”北辰丰对身后的胡公公说道。

偏殿内,柳鸳一早就被接来在此等候。听见召唤,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在侍女的搀扶下缓缓走出偏殿,来到众人面前。

东夜诸人皆起身俯首以示礼数,柳鸳虽不满此桩婚事,可大家闺秀该有的修养和礼数她还是有的,身子微微一欠以回礼。

刚刚说话的特使显然是这群来使的长官,坐定后,时不时有意无意的往柳鸳鸯的方向看去。

他的一举一动皆被北辰风云收在眼底。一会儿,他扭头冲身后的暗夜招了下手,暗夜上前,他附耳不知说了什么,暗夜听完后不动声色的从殿侧离去。

清元殿内歌舞依旧,暗夜却出了皇宫,一路策马奔驰······

三王府里,颜汐百无聊赖的四处走动,青儿跟在她身后,不远处,被她禁足不许走出王府大门的陌汐正与白练追逐打闹着。

“不知道宫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听说昨晚柳大小姐把柳府都闹翻了,死活不愿意和亲,最后居然上吊,命差点没了。”青儿八卦道。

“居然有这等事?”颜汐诧异道。

“是啊,柳府下人口中传出来的,假不了,听说后来太子都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劝柳大小姐的,他走后,柳大小姐就消停了。”说道此处,她还四下瞅了瞅,凑到颜汐身边很神秘的又道:“昨天晚上柳夫人也去了呢,很晚才回来。”

“依依?”

“嗯,回来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肯定是哭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颜汐心中对柳鸳的愧疚加剧。

此时,府门外突然前前后后进来许多抬着系有大红绸子的箱子的人,胡妈妈也在,正指挥的那些人。

二人疑惑间,陌汐与白练跑了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啊?”陌汐瞅着那些箱子和那些人,嚷嚷道。

陆陆续续的上百号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府,排着整齐的队伍抬着箱子在胡妈妈的带领下往库房的方向而去。

随着队伍进来的还有暗夜,看见颜汐等人,便朝这方走了过来。

“暗夜公子,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箱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呀,好吃的吗?”陌汐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些是我们王爷给颜汐姑娘的聘礼。”暗夜道。

“什么?”颜汐大惊。

“这些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其余的刚刚都送到白府去了,因为库房放不下,所以才送到这里来了。”暗夜补充道,“王爷和姑娘的婚事就定在明日,白府那边在下已安排人在布置,现在就有请几位去白府,等着明日王爷前去迎亲。”

他话说的明白,颜汐几人却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明日迎亲?

柳鸳的一句话让气氛甚是尴尬,随之而来的北辰桢隆却笑着毫不客气的接下话茬。

“太子殿下,您来得正好,您看这······”柳文哲像是见到了救星,“真是闹腾的没边儿了!”

“舅舅尽管放宽心。”北辰桢隆安抚道。“鸳儿表妹,听说你今日闹出不小的动静呢,怎么,那陈之玄就这么好,值得你如此这般,连东夜国皇帝都无法撼动你的心?”

柳鸳惊讶的抬头,转而却轻笑起来,“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们,既然你们知道了,那鸳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鸳儿此生非陈之玄不嫁,若是你们执意要鸳儿和亲,那鸳儿只能以死明志!”

她说的无比坚定,柳文哲只感天旋地转,眼前一黑,身体一晃,向后退了几步。

北辰桢隆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爹,我!”柳鸳也后悔当着他的面说这么狠的话,却又不知该如何挽回。

“爹爹,太子表哥,姐姐她毕竟已有心上人,要不你们就再去与皇上和皇后姑妈说说,让他们···让他们还······”说到此处,她低下头,似乎羞于启齿。

“还让白颜汐去和亲?”北辰桢隆挑挑眉,接道。

“难道不可以吗,和亲的人选本来就是她啊!”柳鸳激动地说道。

“明日东夜迎亲使臣就进宫了,你当这是儿戏吗,说换就换?”北辰桢隆反问。

“那又凭什么要我代替她!她不愿意去,难道我就愿意去吗?!”柳鸳的情绪有些失控,歇斯底里的吼道。

“你看这!”柳文哲显然已是束手无策。

北辰桢隆蹙眉思索,随即与他低语几句,却见他听后皱了皱眉头,又看了看柳鸳,很不放心的样子,略微思虑后,觉得已无它法,让他试试也无妨,便抬手招呼下人一同出了屋去。

门被关上,屋内仅剩柳氏姐妹和北辰桢隆三人。看这处境,再看看北辰桢隆,柳鸳心中无比紧张,竟也越发害怕起来。

“你···当真不愿和亲?”北辰桢隆挑着眉,认真的问道。

“是!”虽然心中忐忑不安,可柳鸳回答的无比坚定。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