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进错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璟玥在迷迷糊糊中,觉得身上好像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令她窒息,而随之而来的钝痛,让她想大声尖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好像陷入到一场可怕的噩梦里,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叫喊,就是没有办法摆脱出去,身体上的疼痛与莫名的恐惧同时吞噬着她,她的神志一直处于混沌状态,被溺在黑暗恍惚中,仿佛永远无法过醒来……

屋子很静,封闭性好,一点儿声音都传不进来,苏璟玥就在这样的安静里,突然的醒过来,她头疼欲裂,身体也酸痛无比,什么情况啊,她费力的睁大眼睛,正对上一双深邃的寒眸,黑色的瞳孔映着顶灯,冰冷得令人窒息。

“啊!”苏璟玥嘶哑着声音低叫出声。

身边这个肌肉纠结赤.裸身体的男人她是认识的,他是自己继母的朋友,商界的枭雄,暗夜的王者,身家亿万,让无数人心惊胆寒的纪东扬。

苏璟玥在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就有种出自本能的恐惧,这个男人身上总是流转着一层浓重的,冷森森的煞气,让人望而生畏。

她抱着薄被不断的向后瑟缩,光裸的身体,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她昨晚发生了什么,即便她非常畏惧纪东扬,还是发出懦弱的质疑声,“你……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纪东扬靠在床头,就像一头在休息的猛虎,不怒自威,“你这是在恶人先告状吗?你先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你的床吗?”

苏璟玥疑惑的皱了皱眉头,转动眼睛四处一看,不由大吃一惊,这里确实不是自己的房间,这里是家里的客房啊!!!

自己怎么跑到客房来了?

“我昨晚在你家参加宴会喝多了,你阿姨安排我住在客房,没想到半夜你跑了过来……”纪东扬说着话,上下打量了苏璟玥两眼,目光像是在看一件可以随意摆弄的小玩意儿,带着点轻蔑,“其实我是看不上你这样的……但看在你阿姨的面子上,我总不能伤了你的自尊……勉为其难的就接受了吧!”

“不可能……我不会那么做的……”羞愤惊怒的苏璟玥不断摇着头,声音颤抖。

她的头好晕,她只记得昨晚继母肖珊珊在家里开party,自己放学回家,肖珊珊一定拉着自己参加,并且劝自己喝了两杯酒,之后的事情,她就什么都想不起来。

纪东扬耐性告罄,披上睡衣要去洗澡,走了两步,转头看了眼苏璟玥,也许觉得她可怜,漠然的说:“我会给你钱的,按行情算。”

苏璟玥瞠目结舌,自己活了十八年,最最宝贵的第一次竟然被当作纯粹的男性用品,还要按行情算钱!

她羞辱,恐惧,跟这个男人讲不出道理,她要去找肖珊珊问问是怎么回事。

苏璟玥颤抖着双手将衣服胡乱穿上,起身下床,身体内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的眼泪几乎流下来,但此时她顾不上哭了,忍着疼,快速的逃离这个令她感到屈辱的地方。

她披头散发的从客房里冲出来时,肖珊珊正不紧不慢的从走廊尽头的主卧室走出来,看见苏璟玥站在纪东扬的房前时,脸色骤变,疾步奔了过来。

“月月,你怎么从扬哥的房出来了?这是什么情况……”肖珊珊一双精明的眼睛,从上到下的打量着衣饰凌乱,脖颈处都是青红痕迹的苏璟玥。

苏璟玥被肖珊珊看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识的伸手拉拉衣领,“阿姨,我昨晚喝多了,不知道怎么会到了客房!”

肖珊珊疑惑的看看苏璟玥,黑下了脸,低声呵斥:“月月,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工于心计,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做什么了?”

“你说你做什么了?”肖珊珊徒然拔高声音,“你知道扬哥富可敌国,权势无边,你就借酒装醉,跑到扬哥的床上,你想做扬哥的女人,以为这样就可以一步登天了!”

“我没有,我从来都没那样想过!”苏璟玥气恼的大声辩驳,“我了解自己,昨天我是喝醉了,但即使喝的再多,我也不会跑到他的房间,登什么天……”

“你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是扬哥把你弄到他的房间的?”肖珊珊不屑的轻哼一声,“月月啊,你平日里不看报纸的吗,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吗?扬哥是东南亚的老大,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无以计数,影星,主持人,名门淑媛……各个比你漂亮,性感,高贵不知道多少倍,他会半夜去偷你?”

苏璟玥承认,肖珊珊说的是事实,纪东扬绝对不缺女人,可是自己怎么跑到他的床上了呢!

“月月,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说你这么做,让我以后还怎么跟扬哥来往……”

面对着肖珊珊的讽刺挖苦,苏璟玥鼓起勇气说出心里的质疑,“昨天晚上,我说不喝酒的,是你非得劝我喝酒……”

“月月,你什么意思啊?”肖珊珊怪叫着,“你的意思是我把你灌醉了,然后送到了扬哥的床上了?”

苏璟玥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好啊!好啊!”肖珊珊脸都气白了,“我现在就给你爸爸打电话,他也不要在那边做什么生意了,让他回来给他的宝贝女儿洗刷清白吧……”

“姐,你们大清早的不睡觉,在这里吵什么?”不远处的房门一开,肖珊珊的妹妹肖彤彤从里面走出来。

“彤彤啊,姐姐可冤枉死了!”肖珊珊一看见妹妹,委屈的眼泪刷刷的落下来,“月月昨晚不知道怎么睡到了扬哥房里,她说是我把她灌醉送进去的……彤彤啊,这个家咱们是不能呆了,我们带着璟航离开这里吧……”

肖彤彤快步走过来抱住泪流满面的姐姐,一脸愤怒的看着苏璟玥,“昨晚的酒明明是你自己喝下去的,谁往你嘴里硬灌了,你喝多了犯癔症,找不到自己的房间随便乱跑,现在跑来诬陷我姐姐,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啊!”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