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千一百一十一章 杀神祭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因为怜花宫和夏菱纱的关系,林昊对欲海并不陌生,而欲海本身极为强大,在蓬莱仅次于蓬莱神殿,不在四大古族之下,也让林昊无法不重视。

因此,进入蓬莱前,林昊就大力搜集欲海的情报,对其了解程度,一点不比蓬莱神殿少多少。

不过,上古时代末期,那场波及两界的大战,特别是穷桑大战,欲海随蓬莱神殿攻入神州的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自此,在蓬莱,欲海虽然不像色欲残存人马在神州那般改名换姓蛰伏,但和外界联系也少之又少。

其老巢,蓬莱有名的绝地——欲海,凶险歹毒至极,号称神见了皱眉,鬼见了发愁,罕人进去后活着出来的传闻,更让其难以为外界所知。

时至今日,蓬莱风起云涌,欲海依旧很少露面。

据传,欲海加入灭魔联盟后,只有少数人露面,始终未派出大军参战,让蓬莱神殿大为光火。

如果不是欲海的人还会出现在重大场合,蓬莱神殿和四大古族未曾轻慢,外界都要以为其已经衰败了。

正因为此,林昊对欲海了解更多的是其历史,其当今情况所知并不多,特别是其目的和实力。

林昊一边静等小羲解惑,一边思索,难道欲海和小羲口中的小缈有关系?

欲海和九天忘情诀又有什么关联?

小羲微微颔首:“正是欲海。”

“欲海,欲望之海,不仅能激发出内心最深处的欲望,更能无限放大欲望,中招者轻则迷失或疯魔,沦为欲望的奴隶,重则因欲望身陨。”

“小缈利用欲海放大对荒天的情爱,寄希望抗过去就能放下,再忘记也就水到渠成。

虽然凶险万分,但也有成功的可能,怎奈天意弄人,哎……”小羲长叹一声,无比萧索继续说:“……虽然小缈没出意外,在心灵大开的情况下,扛过欲海的魔力,但是,不仅未能如愿,更走上歧路,从此陷入忘情道,饱受痛苦。”

林昊已经猜到,否则也不会有九天忘情诀,听到九天忘情诀是在欲海创出,当即请教详情。

小羲摇摇头,叹息道:“欲海的经历,小缈从未提过,我也未参悟过忘情道,所以并不清楚缥缈之力如何锐变成忘情之力,只能推测个大概情况。”

“当时,小缈内心极为脆弱,更差点化魔,在欲海魔力下,不仅情爱被放大,情苦内疚也会,负面情绪也会诱发。”

“哎……虽然没亲眼见到,也未求证过,但可以猜到,那段时日,小缈在各种极端情绪下,就算没有人格分裂,也相差不远了。”

“也许是天意,是意外,也可能是对荒天爱的太深,情愫占据了上风,小缈没有人格分裂,也没有锐变成新的人格,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说到此,小羲哀叹一声:“……却也未能走出自己画下的囚笼,并因此创出忘情道,情愫异变,在各种情绪交织下,缥缈之力锐变成忘情之力。”

林昊依旧满头雾水,小羲所说只是简单叙述,并没有提及忘情之力是如何从缥缈之力和情愫锐变的。

他回忆忘情仙子的手札,准备向小羲请教,突然脑海划过一道闪电,不由惊问:“这么说,九天忘情诀某种程度上算是‘半途而废’的化魔诀?”

小羲眼底闪过一丝讶色,不过并没有太意外,微微点头:“不错。

小缈走了极端,为了忘而忘情,差点将自己抹杀,变成另外一个人。”

“最后关头,应该有两个小缈人格,一个深爱着荒天的原本人格,一个刚刚萌生忘记了荒天,甚至无情的新人格。”

“正常情况,结果只有三个,人格分裂,两个人格并存;原本人格消失,新人格取而代之;新人格消失,恢复原本人格。”

“但是,小缈不在其列,原本人格存活下来,新人格没有形成,却也没有彻底消失,而是与情愫各种情绪交织,融合缥缈之力锐变成忘情之力。”

“这就导致了小缈依旧深爱荒天,情愫深植内心,不断发酵滋生,忘情之力愈强,而忘情之力为新人格所化,与情愫天然对立,其愈强则激发情愫愈强,进而形成循环。”

“哎……”小羲哀叹一声。

林昊这才真正明白修炼九天忘情诀有多恐怖,不仅仅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激烈对抗,更是类似灵魂分裂,彼此攻击的痛苦。

他想到李若雨,内心宛若被捏碎,心疼万分,魔气剧烈翻涌。

林昊强行压住魔气,继续向小羲请教,询问小缈去了欲海什么地方,是否在欲海留下忘情诀的信息,和现在的欲海是否有关系。

小羲摇了摇头,告诉林昊不知道,不过认为,小缈应该是去了欲海最深处——欲海泉眼,欲海魔力最强的地方。

她郑重提醒林昊,以其现在的情况,别说到欲海泉眼,就是进入欲海,都可能彻底化魔,似乎明白劝不住,又告诉林昊进入欲海,必须做完全准备。

“你说的欲海势力,我只是听闻过,并不是很了解,不过据我了解的,他们不大可能有小缈的传承。”

小羲继续说。

“一开始,欲海被凶兽盘踞,为首的是自称欲神的蛇姬,祸害一方。”

小羲望向汤谷中心,眼中流露光芒:“天庭创立前将其剿灭,在这里蛇姬与另外两个凶神被祭天。

从此,欲海属天庭管辖,划为禁区。”

林昊心神一震,杀神祭天?

斩妖祭天?

原来古籍中所记载,天帝昊天登基为帝,废圣称天时,斩妖祭天盟誓,斩的并不是妖兽,而是称神的凶兽!小羲陷入回忆,不自觉流露出笑容,刹那间天地风和日丽,万物峥嵘。

过一会儿,小羲回过神,继续往下说:“这个欲海号称传承自我们那个时代,如果属实,不是和凶兽有关,就是得到了天庭的遗迹。”

见欲海和九天忘情诀没关联,林昊便不再多想,准备请教忘情仙子手札某些困惑,不过这时,他突然一愣,眉头直皱。

九天忘情诀不是忘情仙子所创吗?

以讹传讹?

那本手札又作何解释,上面许多记载,证实其出自忘情仙子之手,也记载了忘情仙子创出九天忘情诀的经过。

忘情仙子是上古时代末期的人物,小缈则是神话天庭时代的人物,两人明显不可能是一人,这是怎么回事?

虽说忘情仙子曾经是缥缈仙子,传承大概率来自这个小缈,但其如果已经有了九天忘情诀,就不会有那本手札了。

如果真是其自创,怎么会创出和前人一样的功法?

大道万千,殊途同归,也不会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