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千一百一十章 情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羲娥眉直蹙,望着林昊欲言又止,直至林昊多次请教,魔气再次躁动,冷喝一声,提醒林昊冷静。

“罢了。”

小羲叹了一口气,将话题转回九天忘情诀,“……小缈清醒后十分自责,主动保证会忘记荒天,不会和荒天再有瓜葛,同时又希望我们能给荒天一次机会。”

“我清楚以小缈的性子,十分可能因为太过内疚出岔子,时常宽慰她,也多上了心。”

小羲流露出自责神情,“哎,却不曾想,小缈说保证会忘记荒天,既不是说说,也不是寻常承诺……”小羲长叹一声,望着漫天星辰,过了好一会儿,才悠悠往下说:“……小缈在情苦和内疚中钻了牛角尖,为了忘记而忘情,为了忘情走上歧路。”

小羲转回头,望向林昊:“自始至终,小缈都深爱着荒天,哪怕情伤入魔后还念着荒天,忘情却也不忘为荒天考虑,没有情就没有忘情,也就没有忘情诀。”

“因情要忘,由情而生,情之所变。

所以,忘情诀的本质是情诀,而忘情之力则是情愫异变,情一直在,不仅不曾减不曾消,反而一直增强。”

“因此,你需要的不是帮李小姐恢复情愫,而是化解忘情之力,但不能强行炼化,否则情愫会跟着消亡。”

“现在,你明白了吧,纵是你修通了五境,能够化解忘情之力,李小姐不愿意的话,你又能如何。”

林昊当场愣住,若雨不愿意?

因为恨他?

不对,真如小羲所言,若雨不曾忘情,修炼如此迅速,不仅不会恨他,反而情更深才对,怎么会……突然,林昊脑海仿佛划过一道闪电,想通了一切。

若雨一直爱着他,却一直冷脸相对,甚至与他为敌,以前是因为迫于家族师门形势,现在这一切障碍不存在了,自然有其他缘由。

忘情之力的突飞猛进,从侧面说明若雨没有因爱生恨,深爱着他,却投靠蓬莱神殿,公然与他和东海为敌,真相也就不言而喻了。

若雨是假意投靠,实际上是想帮他,如同他不愿放弃化魔诀,若雨也不会放弃九天忘情诀,也就不会同意他化解忘情之力。

这一刻,林昊再如雷击,各种情绪如决堤的江河齐涌心头,自责愧疚感动痛苦……化魔后他还是第一次再感受到如此剧烈的其他情感。

不知过了多久,林昊动了,抬步欲往李若雨消失的方向追去。

这时,小羲话语响起,令林昊停下了脚步。

“你要告诉李小姐,你知道了一切,知道她还爱着你,知道她暗中为你付出吗?”

小羲若有所指。

林昊本能的点头,若雨为他付出了这么多,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他必须让若雨知道,这份深重的爱意他感受到了,要让若雨得到回应。

不过紧接着,林昊神情一僵,随之停在原地。

情越深,忘愈难,功益深,害愈强。

他回应了若雨的爱意,无异于火上浇油,助长忘情之力,若雨会更加痛苦煎熬,也将更加危险。

林昊只觉满嘴发苦,胸口仿佛被堵死了,他知道了一切,想要劝阻却又不能,如同陷入死胡同,只能眼睁睁看着若雨痛苦下去,这种无力感让他莫名的愤怒。

他双手逐渐攒紧,仿佛要握碎一切,无声大吼为什么!“嘭!”

林昊身上猛地燃起魔火,四周瞬间化为漆黑虚无,恐怖气息冲天而起。

刹那间,仿佛水滴进了油锅,汤谷风云变色,骄阳熊熊爆燃,天空化为火海,万千星辰璀璨闪耀,移形换位,整个汤谷的气机宛若洪流,从四面八方袭来,直指林昊。

小赤瞬间冲天而起,化出遮天蔽日的庞大身躯,宛若两轮红日当空,凌厉的眼神锁定林昊。

林昊眼中寒芒一闪,再次浮现诡异气息,斩仙剑幻化而出,漫天剑气纵横。

一时间,天地震荡,两股气势猛烈对轰。

“轰隆……咔嚓……”天地瞬间裂痕密布,又瞬息复原,烈焰星光剑气激射,毁灭与复原交替,骇人至极。

小赤怒声长鸣,太阳神火暴涨,与汤谷力量相融,惊天动地冲向林昊。

林昊冷哼一声,斩仙剑裂天斩出,毁天灭地。

“住手!”

突然,小羲娇喝一声,凭空出现在半空中,小赤和林昊中间,两股恐怖力量瞬息就会将其吞没,让人不忍看下去。

不过就在这时,时间似乎被冻住了,神火洪流与斩仙剑气停在小羲左右,无比缓慢朝小羲靠近。

小羲浑身泛起光芒,宛若传说中神女仙子,她双目星光璀璨如海,左手月华环绕,右手阳光流转,天地日月星辰与其相呼应。

只见,小羲抬起双手,左手碰触神火洪流,右手碰触斩仙剑气,顺势推向彼此,十分自然随意,看不出丝毫力道,神火洪流和斩仙剑气仿佛是轻风,而不是毁天灭地般的恐怖力量,让人惊异无比,仿佛在看神话故事。

这一刻,天地奇异至极,日月星辰闪耀,天地力量若隐若现,让人有种虚幻的感觉。

紧接着,发生了更加惊奇的一幕,神火洪流和斩仙剑气相撞,既没有想象中的恐怖爆炸,也没有湮灭,而是仿佛虚影穿过小羲和彼此。

神火洪流“轰中”林昊,斩仙剑气“斩中”金乌,如同先前一般穿过两者,随后虚化消失。

转瞬间,毁天灭地的两股力量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天地再次恢复“平静”。

小羲身上光芒散去,左手朝天上一挥,日月星辰归位,神火星芒消散,金乌身影虚化。

小赤变小后,神情不忿,恶狠狠盯着林昊,几欲冲上去,直至小羲呵斥,才不甘落下,不过依旧神情不善盯着林昊。

此时,林昊清醒了过来,收起斩仙剑,魔火收敛回体内,诡异气息消失。

他内心惊涛骇浪,脑海中全是刚才的一幕,刚才是怎么回事?

以他现在的修为,加上魔火斩仙剑,想要让他的攻击这么“平静”消失,至少他想象不出来。

斩仙剑气又是如何被消灭的?

和刚才那种异常的感觉有关?

小羲出手那刹那,林昊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斩仙剑气与他血脉相连,那一刻这种联系飞速消失,仿佛瞬息相隔十万八千里,却又和被传送到很远的地方有些不同。

不仅是斩仙剑气,连小羲和这片天地也是一样,明明就在近前,却感觉十分遥远,明明自己就在这里,但又感觉不在这里,既不像自己被传送到其他地方,也不像是幻化天地。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小羲的实力当真是高深莫测,高的让现在的他都难以想象。

如果小羲所言属实,她只是一缕魂魄,那其在世全盛时候呢?

更加让他无法想象,以小羲推测荒天。

他更加无法确定,自己和荒天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嗖!”

刚刚离去的李若雨出现在不远处,双目第一时间望向林昊,流露出急切神情,看到天地恢复正常,林昊似乎没事,流露出不解和思索之色。

林昊惊醒过来,望着回来的李若雨,明白其是因刚才的异变而担心他,自己却不能回应,更加苦涩愤怒。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陷入魔化,强迫自己转过身,朝小羲郑重施礼,为刚才的事情道歉,希望其海涵,继续给他讲解。

无论如何,他首先要能化解忘情之力,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小羲叹息一声,伸手虚托告诉林昊不用多礼,继续往下说:“因为爱的太深,始终难以忘记,反而如同酒一样不断发酵,小缈又走了极端,孤身深入欲海……”“欲海?”

林昊惊问道,眉头直皱。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