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会是你们安排的托儿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夏总,请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决定和临机联合开发汽车专用机床的?”

“夏总,是什么原因促使你们抛弃国外产品,转而采用并没有应用先例的国产设备?”

“夏总,此前有媒体报道国内某汽车企业在设备采购中拒绝使用国产设备,并有知情人士分析称这家企业可能就是浦汽,请问您对此有何评价?”

“夏总……”

在浦江汽车集团与临河机床集团联合举办的“国产长缨牌多工位汽车专用机床签约仪式”上,坐在主席台上浦汽总经理夏崇界成了记者们关注的焦点,无数的长枪短炮都对准了他,莺莺燕燕的漂亮女记者们恨不得挤到他的怀里去向他提问。

在痛骂过唐子风的无耻之后,浦汽集团领导层最终还是决定接受临机提出的方案,由两家共同举办一个签约仪式,并在仪式上宣布临机的多工位机床是双方长期合作开发的,浦汽非但不存在歧视国产机床的问题,相反,还是国产机床研发的积极倡导者和支持者。

两家企业的公关部门各显神通,请来了十几家国家级媒体以及数十家地方媒体的记者,对签约仪式进行重点报道。浦汽这边请来的记者自不必说,临机这边请的记者也都得到指示,要求他们把报道的重心放在浦汽身上,务必要树立起浦汽的高大形象,一切以让浦汽方面满意为目标。

临机能够把事情做到这个程度,夏崇界、莫静荣等人也没法再生唐子风的气了。唐子风来到浦江参加签约仪式的时候,夏崇界还亲自会见了他,见面之后先是假意地斥责唐子风不讲武德,搞偷袭,然后便是转嗔为喜,大夸唐子风年轻有为,头脑灵活,后浪胜过前浪,这些口水话也不必细说了。

签约仪式办得十分隆重,受邀前来的嘉宾包括全国各大汽车企业以及各大机床企业的技术人员和市场人员,此外还有国内以及来自于国外若干所高校和研究所的专家。在夏崇界和唐子风各自代表本企业在合同文本上签过字之后,会议的司仪向众人宣布了下一项议程:

由临机集团技术部向中外客户、同行以及专家介绍长缨牌多工位汽车专用机床的设计思想。

“各位专家,各位同行,各家汽车企业的客户朋友们,我叫肖文珺,供职于清华大学机械学院,同时也是临河机床集团公司技术部的特聘工程师。”

一身休闲装的肖文珺款款走上演讲席,开始侃侃而谈:

“前段时间,关于临机集团开发的长缨牌多工位汽车专用机床,引发了一些议论。有人声称,长缨机床的设计思想是从国外同行那里剽窃而来,并且还罗列了一批似是而非的所谓证据,对临机集团以及长缨机床的声誉造成了一定的损害。

“为了反击这种荒诞的指责,还临机集团以清白,同时也是为了让广大客户以及同行更好地了解长缨机床的特点,我和我的同事将利用这个机会向大家详细介绍长缨牌多工位汽车专用机床的设计思路,其中最主要的部分,就是我们独创的利用系统工程方法进行机床总体设计的经验。首先我们有请在长缨机床总体设计过程中提供了核心算法的清华大学机械学院博士生于晓惠同学。”

在一片闪光灯的照耀下,身穿临机集团米黄色工作服的于晓惠走上台,来到肖文珺的身边。她看起来似乎是有一些怯场,脸色绯红,眼神也有些跳跃,不敢直视台下的听众。

“晓惠,别紧张,就照你给苍龙研究院的工程师们讲过的那样讲。”肖文珺拍了拍于晓惠的后背,对她鼓励道。

“各位专家,各位嘉宾,我,我,我……”

于晓惠前两句话说得还算利索,第三句开始就磕巴了。她支吾了几句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索性不再背讲稿了,而是转向眼前的笔记本电脑,移动鼠标点了一下,她身后的大屏幕上便现出了一页幻灯片。

于晓惠回头看了看幻灯片上的图形和算式,脑子渐渐冷静下来。她按开激光笔,指着大屏幕开始讲解起来:

“机床总体设计的目标,在于用最高效、廉价的方式,生产出指定精密度要求的零件。对于多工位机床而言,影响零件加工精度的因素多达数百个,其中既包括静态因素,也包括动态因素。各个因素相互之间会发生复杂的联系,这就决定了我们在进行机床总体设计的时候,不能把这些因素看成孤立的因素,而是要用系统的方法进行统筹研究。

“基于多工位机床的加工要求,我们构造了这样一个因素矩阵,这其中包括机床框架、刀具、夹具、零件装配精度、机床部件热变形……

“大家来看,这就是机床中铣削作业模块的模型,sc是铣刀盘坐标系矩阵,sm是辅助坐标系,sb是刀盘安装倾角所形成的坐标系……”

大屏幕上闪过一个个的数学模型,台下的记者们早已听得面容呆滞了,但来自于机床企业以及国内外科研机构的专家们却是目光闪烁,显然是从于晓惠的讲述中获得了大量的启示。

“太好了,于小姐,你提出的把热补偿、磨损补偿和装配精度补偿合并处理的思路,解决了困扰我很长时间的问题,我相信,利用你提出的模型,我们能够把机床的精度提高一倍以上,而机床的结构还可以大为简化,从而降低机床的整体造价!”

于晓惠讲完,一位高鼻子的专家兴奋地站起来,大声地对着台上的于晓惠喊道。

“系统工程的方法,我们也曾经用过,但于小姐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我卖糕的,我现在才知道系统工程居然可以这样使用!”另外一位国外专家也跳起来称赞道。

“太棒了,谁说临机机床的设计思想是剽窃来的。”

“很明显,临机的机床是由他们自己独立设计,而且拥有非常独到的设计思想。”

“照这个思路,的确可以做到物美价廉啊,看来我们该关注一下临机的机床了。”

“……”

会场里的人都议论起来,记者们也重新活过来了,开始拿着话筒采访现场的技术人员,请他们解读于晓惠所介绍的情况。没办法,大家回去还需要写稿,没有通俗一点的解读,稿子也没法写啊。

“晓惠搞的这套东西,有这么神吗?刚才这俩老外,不会是你们安排的托儿吧?”

坐在会场后排的包娜娜忍不住向身边的唐子风问道,她觉得,以唐子风的节操,雇几个洋“托儿”来造势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唐子风摇摇头,说道:“没有,我们没有安排托儿。晓惠的这套方法,是她从航天部门那里学来的,你是知道的,中国航天部门搞系统工程的水平是连美国和俄罗斯都服气的。

“晓惠最早给苍龙研究院的那些工程师讲系统工程方法的时候,也是一下子就把大家给震住了。原本我们的多工位机床设计都已经接近尾声了,秦总工硬是用晓惠做的模型,把整个设计全盘优化了一遍。

“我们这次能够打动浦汽,就是因为我们的机床的确有独到之处,就总体设计这一点来说,连染野都不及我们。我们的产品价格只有染野的一半,而加工精度和效率不亚于染野,除了劳动力成本低的原因之外,还有很大的一块就是我们的总体设计思想比染野更先进。”

“这么说,齐木登从设计思想上来质疑你们,是踢在铁板上了?”包娜娜笑着问道。

唐子风也笑着说:“估计他也没想到吧,具体的技术问题,他也弄不懂,设计思想这方面,可以发挥的余地就大得多,所以他也就从这里入手了。”

“他如果听过晓惠讲的这些,估计他就不会觉得设计思想有可以发挥的余地了,晓惠讲的这些,我是一个字都听不懂,还有那些公式啥的,那个什么矩阵,师兄,你懂吗?”包娜娜问。

“我怎么会懂!”唐子风没好气地答道,“矩阵我倒是学过,可当年就没学懂,现在就更不记得了。”

包娜娜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师兄,你们为了反击齐木登的文章,让晓惠来介绍这些设计思想,会不会泄露技术诀窍了?万一这些诀窍被别人学走了,你们不是可惜了吗?”

唐子风说:“这件事,我问过文珺了。她说晓惠给大家讲的,只是一些入门的知识,最有价值的核心技术,她是不会讲出来的。系统工程方法也不是什么保密的方法,各家企业也都会用。晓惠真正厉害的地方,是她从航天那边的一位老工程师那里学来的,那可是人家的不传之秘。”

“嘻嘻,不传之秘,不也被晓惠学到了?”包娜娜笑道,接着又说:“既然不存在泄密的问题,那你唐子风的司马昭之心,可就被我发现了。”

“你发现什么了?”

“你找了这么多人来听晓惠做技术报告,是不是存了向他们推销多工位机床的意思?我看到那边那几位车企来的工程师,眼神都直了,估计下来就得向你们询问报价了。”

“废话,不为了推销产品,我搞这么大一个新闻发布会干什么?未来十年,是中国汽车业发展最快的十年,汽车机床这个市场,简直就是一个大金矿,我得赶紧把通往金矿的路守住,省得让洋鬼子和小鬼子赚了便宜。”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