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4.代行者安雅,紧急出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因为这场戏是改编过的,讲述的是医生与他那位好朋友相识的过程,两人之间有过矛盾,有过争吵,甚至还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把剧情魔改成这样,再加上那位演员故意往丑化的方向扮演朋友,以衬托主角医生的高大,以至于罗尔第一时间都没能发现那朋友竟是我自己?

他和医生之间的友谊可没有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就是简单纯粹的,一同并肩作战的战友。

这可是所谓的‘三大铁’之一,远远比抢女人来的友谊牢靠得多。

舞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

剧情已经进展到医生的好朋友,决心牺牲自己,帮医生争取攻击对面魔物的机会。

那位朋友手持长剑,围绕着扮演魔物的演员,一阵蹦蹦跳跳,先来了段舞蹈表演。

他跳的其实蛮不错的,功力深厚。

只是略显浮夸了一些,让罗尔看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在面对魔物时,先上去跳个舞会是怎样的画面……

啊!那太可怕了……

跳完之后,朋友终于不再佝偻着腰,第一次挺胸抬头,开始念白。

“呐!我的朋友!如果我们之中,必须要有一个人牺牲,呐!就是我吧!”

“呐!朋友再见!替我照顾好那位美丽的姑娘!”

“呐!记得在我的坟墓上,插一朵美丽的花……”

“((((((((呐))))))))”

好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变成声呐了。

罗尔这下终于忍不了了,直接用头用力撞击着包厢的墙壁。

咚咚咚!

简直尴尬得想死。

可莉见状,被吓了一到跳,赶快用小手紧紧搂住罗尔的腰,关切的问道: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

罗尔带着一脸的颓废和惆怅抬起头来,坐回椅子上,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十几岁。

沉默良久,他才开口说道:

“呐!宝贝,我们以后不看歌剧了吧?”

“呐!我实在是欣赏不来……”

“呐……咦?”

可莉见状,更担心了,赶快用力揉了揉老爹的脸,担忧的说道:

“爸爸!快醒醒!”

罗尔愣了愣,赶快用手拍了拍脸颊,这才勉强回过神来。

父女俩也不等演出结束了,直接开溜。

“唉……以往我也曾想过,如果自己能出名,也挺好……”

“但今天过后,我发现出名真未必是什么好事。”

罗尔牵着女儿的小手,在夜晚的街上随意游荡着。

“嗯嗯!”

可莉用力的点了点头。

她对此也是身同感受。

如果自己不是什么星辰剑姬,就不用一直呆在帝都,也不用去完成那些让人头疼的麻烦论文了。

可以一直和爸爸住在小山村里,永远在一起。

罗尔抬头看了看天色。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该回家了。”

“反正也不远,慢慢走回去吧?”

结果可莉用力的摇了摇头。

然后又朝罗尔伸出双手,脸上露出撒娇般的甜甜微笑。

“爸爸抱!”

罗尔也笑了起来,弯腰把女儿抱起,放在臂弯处,然后送她回去公寓。

从剧院到公寓的路并不算远。

但就这么一小段路,父女俩就遇见不少上来搭讪的。

有些是对罗尔感兴趣,有些是对可莉感兴趣。

其中不乏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学生,或是衣着华丽的贵妇,红着脸上来搭讪。

也有一些坐在蒸汽车里的人,询问需不需要搭车。

不过都被统统拒绝了。

上来搭讪的女的,被可莉用凶巴巴的眼神吓走。

上来搭讪的男的,则被罗尔用粗鄙之语赶走。

把女儿送回公寓后,可莉就缠着罗尔,要爸爸帮忙洗脸梳头。

罗尔只好就范,把女儿收拾收拾好,再塞进被窝里裹成蚕宝宝。

“爸爸讲个故事再走!好久没听爸爸讲故事了!”

“这样啊……那我给你讲个神奇小畜生训练师的故事吧……”

罗尔稍微回忆了一下,给女儿讲了一个励志向的故事。

“一个励志成为小畜生训练师的男孩,带着他的黄皮老鼠,踏上了捕猎小畜生的旅途……”

“他一路上经历了这些和这些……”

“一番瞎折腾后,他得到了一只超级厉害的大青蛙!”

“这只青蛙是个强力治疗,能用飞镖一类的暗器治疗敌人……”

“最后,在热血勇气友情羁绊爱希望可能性的帮助下,他的黄皮老鼠克服了大青蛙的阻碍,进化成了米加电耗子,帮他成功夺得了难能可贵的冠军!”

故事讲完了,可莉满意的点了点头,低声嘟囔道:

“我也好想当小畜生训练师啊……”

说着说着,她就睡着了。

罗尔笑了笑,轻轻吻了下女儿的额头,又替她捋了捋被子,这才离开了女儿的公寓。

然后他来到了街上,看着安静的街道,站在了原地,陷入了沉思。

这趟出门,没带小奶猫……

他只好拿出便携电报机,厚着脸皮给阿福秘书去了封电报,让他快来接自己……

于是就这样,到了第二天,罗尔带着小毛驴和小奶猫,登上了安雅提供的私人飞艇。

飞艇才刚刚起飞,村里的人就知道了。

“不好!村长快回来了!”

有人连忙惊呼道。

如今的小山村,比起罗尔上次离开时的废墟,要稍微强了点。

至少是修了个大概。

其实以村民们的能力,工期不应该拖那么久才对。

只是先前修村子的过程中,又打了几架,才导致至今都没能修好。

眼下,房子倒是暂时都修起来了,但是那个漂亮的喷泉小广场肯定是没了,地上也没有五颜六色的鹅卵石路。

但这些,其实都还好解决,大不了就像上次一样,用扭曲现实的方式强行还原,然后坚持到罗尔离开。

麻烦的地方在于,村子的路……

议长那边其实很早就兑现了和罗尔的承诺,通过慈善基金会筹集到了资金,找来了工程队,来到了村脚下。

但工程队没能进入村子,被村民们拦住了。

他们已经在山下的约克镇里蹉跎了好长一阵子,村子里的路还没开工。

“村长好像一直很重视村里的路吧?这下该怎么办?”

“把那些工程队找来,让他们马上开工?反正村长在路上也要耽搁两天。”

“两天的时间怎么可能修得好一条路?更何况凡人根本没办法在村里呆太久,会死掉的……”

“那我们先把工程队解决掉,然后继续用扭曲现实的方法,伪装出一条路?”

“这样肯定也不行!道路是会一直延伸的,肯定会超出村子的范围,如果再使用力量,会被外界发现。”

“既然如此,只能想办法让村长先不要回来了……”

不知道是谁突然提出了这个方案,然后所有村民顿时齐刷刷的扭头望向阿大。

“你们……看着我干嘛?”

阿大愣了愣,然后突然记起了什么。

“哦对,我好像确实有办法……”

说罢,他连忙发动了联络用的秘术,找上了村子里的新任代行者。

-----------

“呼……应该……没有问题吧?”

安雅站在镜子面前,揽镜自照,打量着镜子里那位白色魔女打扮的美少女。

她又仔细想了想,觉得这样出门可能会有些冷,毕竟肩头都露在了外面。

只好再加上一条坎肩。

“好了,代行者安雅,出击!”

她有点兴奋的捏起小拳头,望向了窗外的夜色。

今天的早些时候,她突然接到了虚影们的联络,要交给她一项十分艰巨的紧急任务。

这项任务非常重要,关系到世界的安危,人类的生死存亡。

安雅听罢,心头先是有些畏惧,但马上又燃起了一腔热血与豪情。

毕竟是公爵的女儿,哪怕平日里是一副深闺大小姐的人设,但她心里依旧潜藏着一番凌云壮志。

想不到,我这么快就要处理关系到世界安危的重要任务了。

加油呀安雅!不要输给可莉!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

比起之前那个让她无从下手的找材料任务,这种任务才更符合一位代行者的身份。

不过,这个任务虽然听起来很唬人,但执行起来却不算复杂。

首先,她需要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找上帝都的著名大慈善家沃尔什。

然后,让这位大慈善家写封匿名信,向灰色幽灵检举和揭发一些使徒组织的线索。

必须尽快,必须抓紧时间。

安雅听完了任务,有些不太理解。

她和那位大慈善家有些接触,知道对方是帝都的体面人物,他手里为什么会有使徒组织的线索?

难道,他和使徒组织有关联?

那自己要不要顺便也检举他?

安雅正有着这样的打算,就听见虚影们特意叮嘱道:

“沃尔什是我们安插的内应,所以你行动时务必要小心,不要暴露他,也不要暴露你自己。”

安雅点了点头,这样就解释得通了。

于是她就耐心等待天黑,换上了之前精心挑选好的代行者行头,准备偷偷溜出去。

走大门肯定是不行的,还是翻窗户好些。

“呼……要……要上了!”

安雅站在窗台上,遥望着夜晚的帝都,晚风吹得她裙摆高高扬起,露出下面穿着黑色丝袜的紧致双腿。

“这是我成为代行者后的第一份任务,虽然简单,但也要漂漂亮亮的完成。”

“就让我……哎呀!”

她说着说着,突然发出了一声娇叫。

脚下没站稳,一头从窗台上摔了下去。

咚的一声闷响后,她脸朝下的摔进了下面花园里。

“呜……好痛……”

安雅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没受伤,但疼还是挺疼的。

而且身上的白色长裙也被弄脏了,显得有些狼狈。

但事已至此,回去换衣服肯定是来不及了。

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她家花园外的围墙很高,但对于得到了力量,身体已经大幅强化的安雅来说,不在话下。

只需要一个助跑,就能轻松跳过这截高墙。

安雅又捏了捏拳头,开始助跑。

可大概是因为太心急的缘故,她没注意到自己一只脚踩住了下面的裙摆。

于是干脆利落的,又摔了一跤……

而远处的小山村里,胖子和阿大等人看着安雅连摔两跤都没能走出自家花园,不由得一齐捂住了自己的脸。

之前也没发现这位代行者还有平地摔的属性啊?

以前也没发现这位代行者如此笨拙啊?

若是照这样下去,怕是还来不及找上沃尔什,她都能把自己给磨平了。

嗯,磨成小可莉那种分不清前胸后背的程度。

“应该是我们注入的力量,对她身体产生了一些细微影响。”

胖子揉着下巴,低声推测道。

强行赐予力量,尤其是往安雅这种没接触过超凡的人身上注入力量,自然会产生一些副作用。

尤其是今晚,为了让安雅今晚能顺利执行任务,别被沃尔什给识破反杀了,他们还额外给安雅身上注入了更强的力量。

很显然,这已经有点超出了她的掌控范围,让副作用变大了。

她身体的平衡性和灵活性已经明显出问题了。

毕竟她连之前那些训练都没能完成,一下子又得到更强的力量,难免会出现一些不适的症状。

“让她继续吧,在现实里的适应速度,比梦境里更好。”

“幸好只是一项简单的任务,没什么危险……”

正说着,远处的安雅总算是奋力的翻过了那堵围墙。

可是,翻墙的时候她没注意到,那截长长的裙摆被挂在了墙角上,这么一翻,伴随着撕拉一声脆响,原本的典雅长裙,变成了短的过分的超短裙。

动作稍微大一点都要走光了……

“呜呜……”

安雅连忙用双手捂住自己仅剩的裙摆,面具下的俏脸涨得通红。

她之前也是没想到,看上去明明很简单的任务,居然变得如此困难。

想要成为代行者,就是这么困难的事吗?

--------------

总算能拉名单了,下面是今日名单:

感谢一只爱看书的猪、阿德格什、起名字好难总是重复、我的运营官、恶魔珈百璃、书友20180729223009050、冰魄燊锏、无目睹天、百世流风、初音不是未来、br等几位朋友的慷慨打赏!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