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章:退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边火云渐收,阴雷散去。

许是感应到了鬼泣珠的气息消失,那一方斗得正热的一人一鬼皆朝着这边匆匆赶来。

季亭的面色变得异常苍白,带着对幽鬼郎难以磨灭的深深恐惧。

他看着百里安,嘴唇颤抖,带着几分哀求:“杀……杀了我。”

方歌渔冷笑道:“你想得倒还挺美?”

百里安侧眸看了他一眼:“如君所愿。”

锋寒照亮雪色,刃如秋水,冰冷地划过季亭的颈间。

肌肤上,蓦然出现了一道锋利的血线,他眼底的哀求之意似是冻僵成震惊,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这般简单轻易的出手了结他。

他眼底的惊恐之意再难藏住,脖颈间的血线极细,但伤口极深,眨眼的功夫,鲜血便如泉水一般泊泊而涌,很快打湿了他身上的半边衣衫。

季亭面上泛起狰狞而绝望的痛苦,喃喃沙哑:“不……”

他捂着颈间的伤,却难以留下自己体内逐渐消逝的生机。

扑通一下跪摔在地上,就像是一只被抛上岸的鱼,嘴巴里难以发出声音,喃喃启合着。

方歌渔被百里安忽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禁问道:“为何杀他?”

百里安抖落剑上血珠,漠然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季亭,说:“因为他又在说谎啊。”

季亭畏惧幽鬼郎不假,幽鬼郎会对他处以极刑也是真。

但若真的将他交给幽鬼郎,幽鬼郎反倒还不会真的对他下杀手。

季亭怕极刑,但他更怕死。

百里安并不认为,一个不择手段,坏事做绝做尽的人,会主动放弃生命。

他是一只有理智的恶犬,即便被逼入绝境之中,也不会放弃一丝生的可能。

“血一时半会还流不完。”百里安笑了笑,深不见底的黑眼睛看着季亭,语气温和:“放心,幽鬼郎见你这副模样,自然不会再浪费力气来折磨你了。”

季亭眼神绝望。

“当然,他也不会花心思来救你了。”

季亭伸手拽住百里安的靴子,口中的鲜血随着涕泪一同涌了出来:“我……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百里安轻叹一声,抽出了脚腕,朝着幽鬼郎行来的方向走去,独留一个背影给他:“不想死又怎样,季亭,别傻了,你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世上已经没有第二个孟承之,能够对他这般好了。

他于路野而来,最终抛于荒野,被人弃之而去。

没有什么结局比这个更适合他了。

百里安知晓他刻意拖延时间,他并不是想要向谁展示自己身为胜利一方的宣言权利。

只是在这里,有一个无归的亡灵,被欺骗了一生。

他只是想,让罪人将真话亲口说与她听罢了。

她有资格知晓真相。

率先赶过来的是中幽太子嬴袖,他身上挂满了彩色,受伤不轻。

他看了一眼安静立于黑暗中的英灵红樱,急急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感应不到鬼泣珠的气息了?”

红樱沉默,没有说话。

相较于嬴袖,幽鬼郎身上的伤势就显得要轻上许多,但也是一脸苍白伤容,携着一身浓黑戾气。

腰间双鼓沉沉作响,阴骘的目光朝着深坑旁那个冰冷的尸体看去,嘴角沉敛:“没用的废物!”

他冰冷残虐的视线一一扫过众人:“我不管你们当中何人得了我的珠子,今日,你们谁也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百里安上前两步,看着嬴袖道:“嬴公子似乎伤得不轻?”

“你什么意思?”嬴袖蹙起眉头,没有红樱相助,他的确不是幽鬼郎的对手。

百里安道:“嬴公子好好养伤,幽鬼郎,我来杀。”

言下之意很简单。

幽鬼郎你带不走。

他会死在这里。

嬴袖与幽鬼郎的面色同时一沉,一人一鬼异口同声道:“狂妄!”

前不久还未将百里安放入眼底的嬴袖,此刻看着百里安的神色,不知为何,心中隐隐翻涌起一股子烦躁与不安。

他看着红樱,命令道:“摘了面纱,与我一同拿下幽鬼郎,鬼泣珠之事,我待会儿再来过问。”

红樱尚未来得及有所反应,百里安横步上前,拦在了她的身前,温声道:“你退下。”

语气不如嬴袖严厉,但也能够听出其中命令的意思。

嬴袖勃然大怒,一个非中幽王室之人,竟然胆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命令他的式鬼。

这与公然挑衅又有何异?!

“是。”

更让他气结郁闷的是,他本以为那一声从命之言是尊他太子之令,却不曾想,红樱淡淡应了一声之后,竟然真的退下。

一身黯淡红衣,融入夜色里,再也寻不见半分轨迹。

居然对一个外人,乖得不像样。

看着面色淡然的这名少年,他苍白的脸颊一阵滚烫发红,只觉他这副淡然的姿态就是做给他看的。

“呵呵。”一声冷笑起,自幽鬼郎无风抖动的黑袍间,霎时涌出一股令人战栗凶悍的古老气息,自他脚下,暴冲天际!

一道猩红光柱震碎千里雪幕,直冲云霄,天穹仿佛被生生劈出一个黑布隆冬的窟窿。

幽鬼郎长发张狂乱舞,目光森然地凝视着百里安:“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杀我?”

他手掌扬握天空,那道自他周身气象暴掠而起的猩红光柱顿时凝成一道巨大的血刃,血刃缭绕着霹雳阴雷,迸发炸裂之际,四周空间皆是传来爆破之音,朝着百里安竖劈斩去。

厉风掀起嬴袖额前刘海,露出他那张剧变的面色,身形仓惶隐闪后退,心头震惊,没有想到幽鬼郎竟然还隐藏了如此恐怖的实力。

那么方才,与他对战之中,岂不是戏虐之心居多。

想清这一点,嬴袖一阵胸闷气短,莫大的压力压在心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面对幽鬼郎暴虐的杀机,百里安屹然不动,红袖在烈风之下招展猎猎,露出玉笛的一角轮廓。

心脏以及手腕间的灵力节点被他刻意浇熄沉灭,没有丝毫复苏迹象。

在这片沉甸甸的夜色之下,他那双比常人大上一圈的眼眸,黑意扩散,占据整个眼球,此番模样,竟是有些类似于阴司之中古老的邪鬼。

可是他的身上却没有邪鬼那般骇人的气息,一双眼窝之中宛若镶嵌着一对纯粹干净的黑曜石,可以映照出整个尘世的轮廓。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