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尸者从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师兄,这棺是何材质制成的啊?竟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而且异常坚硬,就连你的七星宝剑都无法斩出一丝痕迹。”

“师妹,小点声,吵醒了里头的尸体可就不好了,这紫金棺材质特殊,乃是上古紫竹木所制而成,我的七星剑自然不能斩出痕迹。”

“既然是尸体,为何还会醒来?”少女声音带着一丝丝颤抖。

“别问那么多了,这棺材有一道生门,师傅给我的通灵宝玉便可开启这道生门,打开此棺,这次师父虽然没有明说此次来这万魔古窟究竟是为讨伐何等魔物,不过我也了解其中一二,这次师傅他们主要是为了来此诛灭尸王将臣!若我猜的没错,能在这万魔古窟受万鬼敬仰的此棺,其中定然躺的就是尸王将臣!”

“啊!”

那女子惊呼一声。

“竟是那将臣?!师兄,我们还是别开这棺了,赶紧走吧?”

“不行!”男子语气异常坚定。

“师傅素来觉得我未经风浪,难堪大用,一直不肯松口将师妹你许配与我,这次机会千载难逢,将臣正是进化的重要时刻,我若是趁他沉睡,将他诛灭,师傅定会对我另眼相看,将你许配与我。啊,找到生门了。”

男子语气一喜,轰隆隆,厚重的棺盖斜着开启一半,不等少女制止或是反驳什么,年轻男子一掀道袍,便率先跳入了紫金棺中,独留少女一人悬在这万魔古窟的半中央棺材之上。

阴风阵阵,好似鬼哭,少女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身下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心中又担忧师兄安危,咬了咬牙,也跟着跳进了棺中。

谁知脚下刚一落实,便触碰到一个冰凉坚硬的身体,脚下一个拌蒜,惊叫一声,便直面栽倒而去。

额头磕上一个冰冷的额头,少女顿时反应过来,浑觉自己是趴在什么东西身上,第一次下山诛妖邪,她哪里接触过这种东西,顿时泣不成声道:“师兄!师兄!师兄!”

宝剑嗡鸣声随即响起,七星宝剑泛着淡淡的余光,少女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惊慌的看向那道剑光。

这副棺木十分的大,即便这里面空间容下了三人依旧有余,她看到自己师兄伫剑而立,离她距离不算近,面色却十分难看,不是那种看到惊恐之物的难看,而是失望的难看。

少女心中悲切,自己担心师兄莽撞,惹了什么不该惹的邪灵,不惜撞着胆子一同跳入这晦气的棺材之中。

师兄非不理会她,还任由她跌倒摔在一具冷尸上,甚至连过来扶一把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目光火热急切地不断扫视棺中环境。

男子满脸失望道:“不过是个普通的尸体,灵气淡得都快散去了,这人生前年岁恐怕都未超过十六,他不是将臣。”

听闻此言,少女心中更加失望,很显眼,比起师兄的锦绣前程,同门性命安危微不足道。

好在少女也非同一般人,修行了数十余载,不说大风大浪,鬼怪之谈她亦也是听说过不少,自己都在这具尸体上躺了这么大半天也不见一丝动静,想必也不过是一般尸体罢了。

心神微定后,不禁心中生出一丝好奇。

师兄说,这棺中人年纪不过十六,如此年幼的年纪为何为命丧黄泉,死后棺材还出现在生人莫近的万魔古窟当中。

借着淡淡的余光,她细细的打量着身下的尸体,这一眼看去,心中最后那一抹惊恐之意也随之消散。

因为她身下躺着的,不过是个年纪莫约十五六岁的少年,而且还是位生得十分好看的少年。

心口上插着一把精致的小剑,插得很深,不见一寸剑身,可见杀他之人,下手有多狠厉。显然就是少年身死的致命伤。

少年紧闭双眸,皮肤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很有韵味,相貌清秀俊逸,眉宇间也透着一丝温煦的味道,总之是那种一眼看去,是很受女孩子喜欢的那种类型。

若不是脸色过于惨白了些,倒还真如同寻常少年一般熟睡着。

看着这少年死去的面容,不知为何,她在他安静的睡颜上,看出了一丝不可磨灭的悲切之意。

百里安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梦境很遥远,即便是深处梦境之中,也记不得自己究竟是在经历着怎样的过往。

他像是身处在狂暴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孤独的飘零荡漾,随时会被卷入危险的海啸之中,被吞噬消失。

他苦守着即将涣散的神智,不让自己沉沦。

逐渐的,一个清晰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眼前景象模糊的看不清楚,一道道模糊的人影在他面前晃动,好似食人的恶魔,张牙舞爪。

他退无可退,因为在他身后,便是万丈深渊。

一把精致的小剑,精准无比的插入他的心口,令人窒息的痛意传来,他的手脚冰凉,那是血液流逝带来的现象。

然后,他死了。

他无法睁眼,无法呼吸,无法动弹,因为他是一具尸体。

他被安置在一座奢华的紫金棺材之中。

逝者已矣,人死如灯灭。

他的灵魂,在死后,原本该魂归大地,落入轮回。

可那特意为他置办的棺材,却成为了他永恒的枷锁。

他可怜而又弱小的灵魂,被永恒的禁锢在了这个方寸之地。

他无法得到安息,他无法得到轮回转世,只能不停的做无用的挣扎,陷入恐怖地、一个人的永恒孤寂。

浑浑噩噩之间,耳畔传来一个古老而又威严的声音,那声音仿佛用尽世间所有词汇都难以形容,充满了未可知的魔力,将他即将涣散在这个天地间的灵魂再度聚拢。

又不知过去了多少年,那声音时常伴着自己,充盈在自己的耳边,诉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直到这日,他依旧抬不起自己的眼皮,尸身依旧僵硬,但耳畔却传来一道轻灵的女声。

“这少年郎长得挺好看的,自然不是师兄你口中的尸王将臣,只是他看起来也不像什么坏人,为何会命丧于此?”

男子见自己师妹趴在那具少年尸身之上,而那少年模样也比自己俊美,心中莫名有些不快。

男子冷冷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既然他能够再此受万鬼供奉,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师妹你让开,且看我诛灭妖邪,毁掉他的肉身。”

女子心中顿然升起一股凉意,仿佛头一次看清自己的师兄一般。

平日里的师兄谦逊有礼,待人平和,诚然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颇受宗内师弟师妹们的尊敬爱戴。

只是今日此地并无师傅外人在此,他就变了一副模样。

她从少年尸体身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土。

谁知叮铃一声脆响,一枚碧玉扳指从她怀中坠落,落在棺内,发出一声清脆响声。

男子眼睛亮了亮,视线随着碧玉扳指的坠落轨迹看去,眼中尽是狂喜之色。

“碧水生玉!空间界宝!竟是空间界宝!”

男子面上贪婪之色无论怎么极力掩盖也无法掩饰。

女子低头看着那翠绿翠绿的扳指,蹲下身子将之捡起。

她亦是出身在修仙门派之中,对于此空间界宝又如何不识?

而她身上,自然是不可能出现此物的,想必是她方才坠入这少年尸首上时,余力将这扳指震到了她的衣襟之内。

碧水生玉,乃是空间至宝,不同于能够存放死物的乾坤袋,碧水生玉更能够依存灵兽活物,唯有修仙正派世家才配拥有之物。

即便是她们离合宗上下,也寻不出这么一块来,倒也难怪师兄会如此激动。

她扬了扬手中碧玉扳指,愤愤道:“这碧水生玉,乃是正统修仙门派才会拥有之物,这物既然是这少年的陪葬物,那么这少年自是出身正派,咱们断不可无故毁人尸身!”

唯有正统世家,才会舍得花费如此大的手笔,用这等奢侈之物将之陪葬。

魔道之人的凉薄生性,恐怕早已将这些东西据为己有,哪里能够存留至今。

可男子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不用她说,他自然也是十分清楚这点,但这些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既然是陪葬品,那么就绝对不止这么一件。

他没有理会师妹的质问,赶紧用手中微弱的剑光照应着棺内四周。

他的眸光越来越亮,比手中的剑光还要明亮。

剑尖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他死死地咬住牙根,不让自己兴奋地尖叫出声。

眼里闪着入魔一样的光,脸上现出神经末梢都开始激动的神色。

他口中喃喃道:“承影剑!夜光杯!山河扇!镇妖塔!还有这!这是什么?!天呐!还有琉璃伞!如此多的异宝!这要是归我一人所有,还何愁道路渺茫!”

女子神色黯然地垂下了手臂,心头像泼了一盆冷水般失望。

男子躬着腰,满脸兴奋地捡着地上琳琅宝物,哪里还想着去做那些诛灭妖邪的危险之事。

左手还不忘拨开对他而言,颇为碍事的心爱师妹。

捡着捡着……他眼中兴奋之色陡然转为凶戾之色,他这才想起,此地不止他一人。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