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八百五十一章 着火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个女人的眉头竟然微微皱了起来,一脸李泽道先前从未见过的凝重。

哪怕之前落花小姐出现的时候,这个女人的表情也没有这么凝重。

李泽道连连倒吸凉气,脑海剧烈的轰鸣了起来,这个女人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正在靠近的这凶兽那种凶残程度跟落花小姐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圣君大人,这是何种毒虫兽类?”李泽道吞咽了一口已经变得滚烫的口水,有了一种想钻进这个女人怀里的冲动。

李泽道很羞愧,他怎么就养成了这种动不动就想钻女人怀里的臭毛病呢?

东皇圣君瞥了李泽道一眼:“你不知道?”

又被鄙视了,李泽道也习惯了,继续往死里鄙视自己:“圣君大人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比较无知。”

东皇圣君淡淡回应:“你之前跟我说,继续深入阴幽山脉,可能会遭遇炽烈饕餮……”

这只蝼蚁太不老实了,现在炽烈饕餮出现了,他却是装作一无所知,他究竟想隐瞒些什么?

李泽道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炽……炽烈饕餮?”

他万万没想到说,正逼近的危险竟然就是昔日噬火所遭遇的炽烈饕餮。

既然炽烈饕餮出现,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此时离那片被蓝色浓雾所笼罩着的山谷,其实已经不远了?

“看圣君大人如此淡然,想必那炽烈饕餮压根就不是你的对手,对吧?”李泽道下意识的又想吞咽了一口口水,所吞咽下去的却是一口热气。

周围那恐怖的温度已经烤干了李泽道的口水了。

东皇圣君无语,这只蝼蚁用哪只眼睛看到自己淡然了?自己明明面色极其凝重好不好?

“我恐怕不是炽烈饕餮的对手。”东皇圣君微微摇头,对于这件事情,还是相当肯定的。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方才你察觉到危险的时候为什么不赶紧逃走?”李泽道声音在哆嗦,这个女人是白痴吗?

这个女人肯定早就察觉到危险了,却还是原地杵着等着危险靠近,简直白痴至极。

更让李泽道气愤的是,这个女人明明没有把握压制住炽烈饕餮,一开始却还是一副淡定的模样,让他误以为什么危险都没有。

要是一开始这个女人表现出凝重,李泽道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跟炽烈饕餮动手,或许可以让我找到契机,让我那停滞不前的修为,再次前进一步。”东皇圣君说。

“……”李泽道有了一种被猪队友往死里坑的感觉。

“一会儿,我定然顾不上你了,是生是死,就全凭你的造化了。”东皇圣君眼神冰冷的扫了李泽道一眼,浑身上下已然被一道强大至极的冰冷气息所笼罩。

手中更是多了一把就连剑身,也是一片雪白的长剑,仿若,这把剑正是用雪花拼凑而成一般。

李泽道想哭的心都有了。

虽然他相当不爽这个霸道无理还相当脑残的东皇圣君,但是在这种鬼地方,她终究是一根值得一抱的大腿啊。

现在大腿打算将他一脚踢开,这让他怎么活啊?

就在这时,笼罩在这空间的那种燥热,再次强烈的几分。

李泽道身上那原本冒着烟的衣物竟然开始燃烧了起来,那一头飘逸的长发也尽数烧焦,吓得李泽道赶紧从魂戒里取出一大桶水浇洒在自己身上。

水却是一下子就被蒸发掉,散发出大量的烟雾。

与此同时,一只竟然比落花小姐这禽兽还要高大许多的凶兽威风凛凛,从天而降。

羊身,一双恐怖的大眼睛竟然生长在那腋下,虎齿人爪,有一个大头和一个大嘴……李泽道目瞪口呆,头皮剧烈发麻,小心脏已经哆嗦得没感觉了。

这不就是书上所描写的那饕餮的外形吗?

而且,这饕餮浑身上下竟然还燃烧着恐怖的血红火焰。

笼罩在这片空间的那种恐怖至极的温度,正是从那血红火焰散发出来的。

李泽道身上的衣服再次冒出火花了,豆大的汗不断的冒出来,就觉得口干舌燥得异常厉害。

让他更为郁闷的是,东皇圣君身上的那一袭白得吓人的衣物竟然没有丝毫着火的迹象,那一头长发依旧柔顺,竟然丝毫不受这种恐怖高温的影响。

李泽道是个害羞之人,他万万不能承受自己的身上的衣物被烧光了导致在东皇圣君面前暴露了自己的屁屁。

所以,他猛地吞咽了一口热气,转身就跑。

“吼……”

炽烈饕餮向来以贪吃闻名,现在见这个已经到了嘴旁的美味人类竟然试图逃跑,自然是不让的。

当然冲着李泽道,随意闷吼了一声,但是这声音却是如此的恐怖,使得整个空间,似乎都出现一道道恐怖的裂痕了。

更是有大量的热气,从它那血盆大嘴里喷了出来。

于是本就仿若火炉的空间,仿若又被加入了一大桶油一般,竟然疯狂的燃烧了起来。

那些花草树木尽数着火,不过呼吸便化作灰烬。

甚至就连那大石头,竟然着火了。

李泽道被炽烈饕餮这恐怖的嘶吼声一震,只觉得魂魄几乎就要震散了,又觉得自己的魂魄已经着火了。

当下眼前一黑,那向前急掠的身体踉跄了下,重重跌落在那已经燃烧起来了的大地,鲜血狂喷,却是已经爬不起起来了。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衣物早就已经被烧光了。

他体内的天机气息终究抵挡不住这种恐怖的高温,没办法在保护李泽道这具肉体,于是他身上的血肉也开始燃烧起来!

这烈火不仅在燃烧他的肉体,也在燃烧着他的灵魂。

所以这无疑是凌迟,来自灵魂深处的凌迟,李泽道疼得开始打滚,发出了无比凄厉却又极其虚弱的哀嚎声。

东皇圣君瞥了那只已经燃烧起来的蝼蚁一眼,眉头微皱。

她实在没想到,炽烈饕餮这随意的嘶吼声,竟会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气息出来,更没想到拥有蝶翼的蝼蚁竟然会弱到此等程度,竟然就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蝶翼又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出现带他离开?当真如此看不上这个主人?

东皇圣君想起那个嘴巴恶毒的小女人离开之前说,蝶翼因为这个主人太弱了表示很是羞愧所以不鸟他这个主人,东皇圣君以为这是一句玩笑话。

毕竟在如何若,这只蝼蚁也是蝶翼的主人。

但是没想到,那个嘴巴恶毒的女人竟然没撒谎。

一时间,东皇圣君觉得这只蝼蚁似乎也挺可怜的。

东皇圣君知道在这么下去的话,这只蝼蚁怕是要被烧得连灰都没没了。

就这样让他死了,压根就没办法平息自己的心头之恨。

于是微握手中雪霁剑,美眸一凝,冰冷一剑朝着那火人挥了过去。

刹那间,这被烧得通红的空间之中竟然出现了无数片白茫茫的雪花,这雪花仿若飞蛾扑火一般,尽然尽数洒落在正燃烧着的李泽道身上。

一开始,雪花一靠近李泽道,自然立即被那恐怖的高温给蒸发掉,化为无形。

但是那瞬间的一丝凉意,却是一下子就抽走了那疯狂缠绕在李泽道魂魄里的一丝痛苦。

雪花持续不断,继续飘向李泽道。

几个呼吸之后,李泽道的身上的火终于熄灭,甚至到最后,浑身上下竟然被雪花所覆盖,远远看去,仿若是一个形状怪异的雪人。

更怪异的是,这雪人周围,皆被熊熊烈火燃烧着,但是那一片片白雪却是没有任何融化的迹象。

感受着那种冰凉不断的滋润着自己的血肉之躯,自己的魂魄,李泽道大口的喘着粗气,那瞪得滚圆的猩红眸子里,那种让人心悸的惊恐,久久不散。

他那已经被烧迷糊了的脑子,也逐渐恢复思考能力了。

他发现自己以往所遭受的任何折磨跟这恐怖的火比起来,着实微不足道了一些。

当下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从魂戒之中取出了一枚滋魂丹,塞进嘴里,慢慢的调整着气息。

又小半柱香功夫过去,那种恐怖的灼烧感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深入魂魄深处的那种冰冷。

但是方才差点被烧成灰烬,所以李泽道简直爱死这种冰冷了。

李泽道抬头看去,惊愕的发现他所处的地方,竟然覆盖着厚厚的皑皑白雪!甚至就连天空,也是白色的!

但是诡异的是,数十丈之外,却是一个跳跃着诡异火火苗的血红色空间,而且那岩石都已经被烧融化了,变成了一个岩浆空间。

岩浆空间跟冰雪世界仅一线之隔,却又泾渭分明。

那岩浆没办法流到这冰雪世界,这冰雪世界的白雪也没办法让那燃烧着的火苗熄灭。

此时,已经不见炽烈饕餮跟东皇圣君的踪影了,但是李泽道却是知道炽烈饕餮跟东皇圣君压根就没有离开。

他们正在这已经被劈开成两半的空间,展开最为恐怖的对峙。

李泽道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着实无比的震撼。

原来,归一境的强者竟然可以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威力,他们甚至可以改变一小块区域的气候!

就在这时,李泽道又进入了自己的魂魄空间,见到了那只相当看不起他蝴蝶。

“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逃?”蝶翼相当无语,这个主人是傻逼吗?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