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八百五十二章 白痴主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b;/b;蝶翼真心以为这个主人就是个大傻逼。

双方对峙之际,正是最佳的逃离之间,否则一会儿动手了,空间之中那气息将变得混乱且暴戾。

到那时候,随便一道暴戾的气息都足以要了你这只蝼蚁的小命。

但是这种时候,他竟然还傻不拉几的在那边趴着。

他这是想干么?他以为如此狼狈的趴着相当的帅气?

李泽道有些幽怨的看着这只蝴蝶,说道“你为什么不带我离开?你知不知道刚刚我差点就被烧成灰了?”

东皇圣君明明察觉到危险,却是没有事先提醒他赶紧逃走,李泽道并不怪她,毕竟东皇圣君恨不得他的下场更凄惨一些。

当他被烈火燃烧个死去活来的时候,那个女人说不定还在那边拍手叫好。

但是蝶翼这算什么?在怎么说,他也是它的主人啊!

蝶翼有了一种被往死里侮辱了的感觉,此等侮辱不亚于这只蝼蚁竟然是它的主人。

“你以为我不想带你离开吗?”

蝶翼有些心虚,它的确不想。

这种又弱又无耻又没下限的主人,还要他做什么?还不如让他赶紧去死,然后自己也就自由了。

蝶翼相当郁闷,那个女人怎么就不知道将自己从这个弱者的魂魄里剥离开来呢?

哦,明白了,她没有把握成为自己的主人,这样一来她找到碧池圣泉的概率将会更低。

但是这种事情谁说得准呢,你好歹也尝试一下啊。

但是即便不想,蝶翼还是得救,至少得做做样子,谁让他是主人呢?

“你知不知道炽烈饕餮相当记仇?昔日它让噬火逃走了,自是将这件事当做是最大的耻辱,这时候我若是出现将你带走,哪怕有那个女人拦着,炽烈饕餮也会不顾一切扑向你的。”

“到那时候,你觉得你仅仅只是烧起来了这么简单?你怕是瞬间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李泽道瞳孔瞪大,连连倒吸凉气,着实没想到蝶翼不出现竟是因为此。

等等,这不对啊。

“你怎么就知道那炽烈饕餮就是昔日噬火所遭遇的那炽烈饕餮?”李泽道质问。

别跟我说诺大天界就存在这么一头炽烈饕餮。

蝶翼更是生气了,这个白痴自己无知也就算了,他竟然还觉得自己无知。

“你以为我瞎啊,我会认不出来那便是昔日噬火所遭遇的那炽烈饕餮?你以为天底下炽烈饕餮长得都一样辨认不出来啊?”

李泽道还真想说是啊是啊我就是这么认为的,算了,不侮辱自己了。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李泽道有些羞愧。

蝶翼恨铁不成钢“误会你妹啊,特么的你倒是赶紧变强别让我觉得丢人啊。”

“……”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逃啊,逃出他们的对峙范围,还等着他们打起来啊。”蝶翼再次催促。

这种主人,当真傻逼啊,不要也罢!

李泽道赶紧慌不择路向前逃窜,终于逃出了那安静得诡异异常的冰雪世界,进入了那灰蒙蒙的空间之中。

周围是如此的静谧,仿若没有任何活物,但是时不时传来的那不知名毒虫兽类的嘶鸣声,却又让李泽道有了一种想扑进大腿怀里寻求安全感的冲动……即便这时候李泽道的后背已然多出了一双漂亮的蝴蝶翅膀。

那是蝶翼!

蝶翼相当不给面子的表示你的实力太弱了,所以哪怕是拥有我,你最多也只能拥有准归一境强者的速度。

在这阴幽山脉里,准归一境当真算不了什么,所以李泽道并没有太多的安全感。

“昔日,你跟噬火遭遇炽烈饕餮落荒而逃的时候,你不是说你们进入了那被蓝色浓雾笼罩着的山谷?”

李泽道一边小心脏哆嗦的主意着周围的动静,一边提出疑问“我也落荒而逃了,怎么没能进入那山谷?”

蝶翼毫不客气的嘲讽道“在这种地方,你觉得你有落荒而逃的实力?”

“……”

李泽道觉得蝶翼这话跟东皇境指责他玷污了圣泉这件事所带给他的那种耻辱差不多。

“再说了,我只说过噬火被炽烈饕餮追击的时候误入了那被那蓝色浓雾所笼罩着的山谷,我有说只要遇到炽烈饕餮,便可进入那山谷?”

蝶翼这个悲愤啊,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傻逼主人呢?他为什么总可以将一件事情想得如此的理所当然呢?

李泽道想了想,这只蝴蝶的确没说。

“更别说,噬火昔日逃跑的方向,说不定就是炽烈饕餮所处的那个方向,也说不定是这个方向,那个方向,谁知道是哪个方向。”

“那现在怎么办?”李泽道吞咽了一口口水。

继续在这里待着也不是办法啊,周围藏匿着太多他压根就对付不了的凶险,一个不小心就魂飞魄散了。

蝶翼恼火至极“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拜托,我说到底就是一件也就比你聪明很多,强大很多的魂器,我不是人,特么的我怎么知道你应该怎么办?”

“……”

要不是实在做不到的话,李泽道都想扯掉后背那双漂亮的翅膀了,这种丝毫不尊重自己主人的破魂器,不要也罢!

经过短暂的考虑,李泽道目中流露出决然“还是赶紧离开为好。”

这个地方太危险了,又没有大腿可以报,还是赶紧离开吧。

蝶翼鄙夷的说了句“你此时已经深入阴幽山脉了,之前一路上皆有强大之人在你身边护着,隐藏在周围的那些毒虫兽类自然也就奈何你不得了。”

“现在没了那强大之人,你觉得你能活着离开?”

李泽道直接泄气了,继续深入是死,不继续深入也是死,你让我怎么办?原地杵着?

“原地杵着也是死。”蝶翼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等死。”

“……你就不能鼓励一下我?”李泽道很生气。

蝶翼相当不给面子“鼓励这种东西对你这种弱者而言,有跟没有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

李泽道不想等死,加上撤退也的确是一条死路,所以他只能继续向前。

虽然,前面也是一条死路,但是前方至少有找到碧池圣泉的可能,一旦幸运找到了碧池圣泉,说不定可免一死。

就在这时,一道极度不寻常的腥风竟然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使得哪怕李泽道此时已经可以煽动身后的蝶翼了,却也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逃跑。

李泽道吓得头皮剧烈发麻了起来,紧握手中的长剑,那双瞪得滚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围看。

不过片刻,很多双眼睛出现。

这一双双眼睛不过黄豆大,无比的惨白,却是让李泽道心头一松,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甚至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又有大腿了,真好。

李泽道都想牛逼轰轰的喊一句,大腿在手,天界有我!

随即白眼消失,东皇圣君那道依旧惨白的身影凭空出现。

她那表情依旧淡漠,脸色比起以往来,却是要惨白了些,可想而知,跟炽烈饕餮一战之中,终究还是吃了点亏。

但是不管怎么说,能够逃脱炽烈饕餮的追击,本身就是一种强大。

“走吧。”

东皇圣君瞥了情绪激动的李泽道一眼,淡漠的说了句。

李泽道赶紧点了点头,内心的恐惧因为大腿的出现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当下相当果断的继续朝着阴幽山脉的深处掠去。

“圣君大人,你受伤了?”李泽道小心翼翼问了句,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

那道白色身影没有回应。

李泽道也就没在开口了。

数日时间一晃而过。

这期间,两人遭遇了几只强大的毒虫兽类,这毒虫兽类实力,哪怕不如炽烈饕餮,却也不会弱多少。

每当这个时候,李泽道二话不说先逃得远远的再说。

之后,摆脱毒虫兽类纠缠的东皇圣君也会通过无比强大的白眼找到李泽道的踪迹,然后过去跟他汇合,继续深入。

又一只形状类似蜘蛛的毒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李泽道立即煽动蝶翼先跑再说,而东皇圣君则一如既往亮出雪霁剑,跟那毒虫对峙了起来。

强者之前的对决,不会一开始便往死里厮杀,特别是这些强大的毒虫兽类,它们对于危险极其敏感。

若是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它们觉得惊恐,压根就无需动手,它们会立即转身就走。

不过让李泽道没想到的是,这回他的逃跑,发生严重的意外!

他正煽动着蝶翼的时候,蝶翼竟然招呼也不打一下,竟然自行从他后背上消失。

一个触不及防,李泽道摔了个狗吃屎。

站起身来,便想跟蝶翼理论。

在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主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调皮呢?

蝶翼怒道“你就是个白痴!”

李泽道更是生气了“你才是白痴!”

“白痴你妹啊!还不赶紧逃?”要不是实在做不到,蝶翼都想大逆不道一下,亲手宰了这个白痴了。

若非它方才察觉到危险,赶紧自行停下,这个白痴怕是要直接冲到那危险跟前了。

然后它更是生气了,因为它发现它的言行举止说话的语气,越来跟这个白痴主人越像了。

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它说到底是强大魂器,虽说拥有灵性,但是却是极其容易受到其主人的影响。

欢迎访问笔趣阁手机版m.biquge003.com